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摳 腳,新手必看

大清早。

  少妇孟婉晴又开始浑身难受了。

  不到五点就醒了,从床上爬起,开始折腾起丈夫王立群来。

  如狼似虎的年纪,需求极为旺盛,可哪知,丈夫没几下,就不行了。

  干巴巴的,浑身不是滋味,刚来了点感觉,丈夫就泄气了。

  “哎,又不行……”孟婉晴眼神哀怨,媚眼如丝,望着丈夫,心底格外不是滋味。

  忍不住,她从抽屉里拿出了玩具,自我满足了一番。

  感觉是有了,不过那种空虚感却越来越强烈。

  她,多么希望能有一个威猛的男人,征服自己啊!她是一名师范大学的老师,外表端庄贤惠,可骨子里十分奔放。

  也许是玩的太嗨了,竟忘记了上班的时间。

  火急火燎的出门,连小裤都忘记穿了。

  “终于赶上了。

  ”正值上班高峰期,人满为患,好不容易关上门,孟婉晴被挤在角落里,贴着冰凉的电梯,凉飕飕的,屁屁上来了一股寒意,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轻微的小摩擦让她来了一点感觉。

  “嗯?怎么有种温热东西戳着我?”还没缓过神呢,孟婉晴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她本能的往旁边挪了挪,却没想那东西也顺着跟了过来。

  电梯很拥挤,她没有躲闪的空间,隔着白色短裙,那东西片刻不离的戳着自己。

  该不会?狭小的电梯空间,紧贴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这让孟婉晴立马意识到,有色狼!正打算呵斥时,却突然发现电梯反光镜上那张熟悉的脸。

  那……那不是自己教的黑人留学生詹姆斯吗?电梯色狼竟是自己的黑人学生!孟婉晴脸瞬间通红起来,隔着单薄的白裙,被他拿东西顶着,恰好她又发现自己太匆忙,小裤也忘记穿了,这……这?脑子一阵混乱。

  呲呲……砰!一声巨响,电梯强烈晃动,正运行的电梯突然戛然而止,陷入一片黑暗。

  狭小拥挤的电梯空间,人群开始慌乱起来。

  “停电了?”“什么破电梯啊,怎么总是出故障?”“快点打求救电话……靠,没信号啊……”一阵嚷嚷中,孟婉晴突然到屁股上袭来一双粗厚的手掌,幅度不大,手掌的温度顺着屁股蔓延全身,大早上没从丈夫那得到满足的她,原本就燥热的厉害,突然更想体验一番这厚实的温度。

  这,偷偷摸她的人可是自己的黑人学生啊!可被他这么一摸,怎么就那么舒服呢?真的羞死人了!面对这香气逼人的女人,被摸得一点抗拒都没,电梯里又是一片漆黑,詹姆斯胆子慢慢大了起来,手顺着裙摆往下摸去,伸到了里面。

  竟是一片荒芜,畅通无阻……因为小裤没穿,詹姆斯一手……“我靠,这女的真奔放,出门都不穿……”詹姆斯在后面猛地吞了口口水,想着方才见到的那张修长嫩白的大美腿,如果能抱着肆无忌惮的弄一次,那真的是爽死了。

  当然,詹姆斯对电梯上偷摸这种事情早已轻车熟路,他深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更何况这次的“猎物”还蛮听话。

  孟婉晴感觉到对方贴着自己屁股的手,指尖熟练的活动起来。

  “嗯!”孟婉晴皱着眉头,浑身一个哆嗦,那手指很顺溜的就进去了。

  “啊!”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声音。

  不行,不能再这么让詹姆斯继续下去了,她怎么能做出对不起自己丈夫的事情呢?可,可是这黑人的手法真的是爽啊,没两下,她身子就有点发软。

  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

  低着头,身体情不自禁的来了感觉,跟丈夫结婚二十年来,她还从未体验过竟还有如此厉害的指法。

  詹姆斯感觉到面前女人身体在颤抖,心底不禁一阵冷笑。

  “这女人,反应可真不小啊,以前可从来没遇见过,就这么两下,就成这样了……”他猥琐邪笑,瞅着电梯一片黑暗,这女人又没抗拒,岂不是天赐良机。

  想到这,他邪恶的将自己裤衩的拉链给解开。

  呼……孟婉晴的裙摆很短,单薄,明显感觉到里面的温度提升了几分,她很快意识到,这个黑人留(少儿益智故事)学生肯定是将裤裆的拉链解开了。

  孟婉晴前几日还看过欧美小电影,黑人的那儿,恐怖的无法想象。

  那东西就这么贴在自己后面,似乎只要自己稍微动两下,就能进入。

  此时的孟婉晴脑子一片混乱,竟想尝试这黑人的厉害,哪怕她是自己的学生。

  詹姆斯一直在控制,不断的在后面对女人屁股磨蹭。

  他轻轻掀开裙摆,弯腰的同时,假装脚没站稳,往前一顶,竟直接窜了进去。

  “唔……”突然被毫无阻拦的闯入,孟婉晴浑身一涨,忍不住发出了丝丝呜咽。

  身体竟感觉到强烈的畅爽,舒服感,竟本能的想要去迎合,但仅存的理智提醒她,身后的人,可是自己的学生詹姆斯啊!她咬着粉嫩的红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只是詹姆斯只是轻轻的往前一动,孟婉晴就彻底失了力气,脚底都软了。

  不行不行!詹姆斯刚想壮着胆子,尝试进去一下,可胳膊突然就被面前的女人给抓住。

  他吓了一跳,心底一沉,完了,被抓现行了。

  “詹姆斯……”软绵绵,娇滴滴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听到声音的詹姆斯浑身一愣,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是大学里教自己文学史的老师孟婉晴!当即他就懵了,赶紧把拉链拉上,但电梯里人实在太多,挤的人贴着人,一时半会也不好弄,孟婉晴整个柔软的身子贴着自己,一鼻子香气,他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孟婉晴倒在詹姆斯宽敞有力的怀抱里,脸火烫的厉害,那玩意好不容易出来后,她竟满心的失落。

  天哪,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啊?呼呼,真的羞死人了哟。

  这要是让自己老公知道,可怎么办?正想着,电梯灯亮了,恢复正常运行。

  一分钟后,电梯门打开,趁着人群散去的功夫,孟婉晴赶紧将凌乱的衣物整理一番,快步的朝外走去。

  “孟老师。

  ”孟婉晴刚走出去没两步呢,突然身后传来詹姆斯的声音。

  她愣了愣,俏脸滚烫,想了片刻还是停下了脚步,眼神竟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詹姆斯的裤衩,那对方还挺着在呢。

  “詹姆斯……”一声软绵绵的嗓音,听得詹姆斯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火辣辣的目光勾着她裙摆下,粉嫩嫩的长腿,咕噜一声,浑身难受。

  詹姆斯心底也有点胆怯,孟婉晴总归是老师,在电梯里弄出了这样的事情,总要找点借口。

  “孟老师,刚才真的是一场意外,对不起,我没控制住……”孟婉晴面对詹姆斯的歉意,竟一丝埋怨都没,心底深处甚至有点渴望,能真刀实枪的尝尝黑人的玩意。

  “我知道了。

  ”“嗯,不过老师,以后你最好不要穿这么火辣,性感的小短裙,男人看了真的会受不了的。

  ”詹姆斯继续说道。

  孟婉晴听后,下意识的扯了扯裙摆,手指竟在大腿边上,碰到了一坨坨白色黏糊糊的玩意,有点腥味。

  很快,她就意识到了是詹姆斯的那个,突然间有点反胃。

  “以后公众场合,注意点形象,知道没?”孟婉晴叹了一口气。

  詹姆斯万万没想到孟婉晴竟一丝责怪语气都没,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好呢,孟老师,那我先走了啊。

  ”詹姆斯神情复杂的瞥了一眼孟婉晴那修长笔直的美腿,转身离开了现场。

  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占便宜的女人,竟是自己的老师,而且在电梯里差点就把她给弄了,想起她在课堂上温婉端庄的样子,黑人詹姆斯猛地吞了口口水,心中的火焰升腾。

  到了学校办公室,孟婉晴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脑,开始做教案。

  可她发现自己注意力根本集中不了,脑子里一直在浮现电梯里被黑人学生詹姆斯弄的画面。

  甚至开始幻想他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各种被他弄得画面,竟然不断的在脑海里呈现,不断的冲击她的心理。

  想到最后,她感觉到了椅子上一凉,她竟然……她没想到自己反应竟然这么强烈,顿时羞红了脸。

  “天哪,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可是自己带的留学生啊,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真的是太羞耻了。

  ”可真的好难受啊……‘她见办公室里没人,实在忍不住,一团邪火急需要发泄,就在网上找了一个网址,打算看小电影发泄一下。

  点击进去后,封面图的男主角竟是一个黑人,长得还真有点跟詹姆斯像呢。

  突然她有点迫不及待了,连呼吸也变得急促。

  打开播放,第一眼,孟婉晴眼珠子都惊呆了。

  这也太厉害了吧,跟自己老公比,那简直不可比拟,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这么恐怖,自己能受得了?孟婉晴猛吞了口口水,越看越亢奋,以至于一只小嫩手情不自禁

“我靠,这女的真奔放,出门都不穿……”詹姆斯在后面猛地吞了口口水,想着方才见到的那张修长嫩白的大美腿,如果能抱着肆无忌惮的弄一次,那真的是爽死了。

  当然,詹姆斯对电梯上偷摸这种事情早已轻车熟路,他深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更何况这次的“猎物”还蛮听话。

  孟婉晴感觉到对方贴着自己屁股的手,指尖熟练的活动起来。

  “嗯!”孟婉晴皱着眉头,浑身一个哆嗦,那手指很顺溜的就进去了。

  “啊!”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声音。

  不行,不能再这么让詹姆斯继续下去了,她怎么能做出对不起自己丈夫的事情呢?可,可是这黑人的手法真的是爽啊,没两下,她身子就有点发软。

  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

  低着头,身体情不自禁的来了感觉,跟丈夫结婚二十年来,她还从未体验过竟还有如此厉害的指法。

  詹姆斯感觉到面前女人身体在颤抖,心底不禁一阵冷笑。

  “这女人,反应可真不小啊,以前可从来没遇见过,就这么两下,就成这样了……”他猥琐邪笑,瞅着电梯一片黑暗,这女人又没抗拒,岂不是天赐良机。

  想到这,他邪恶的将自己裤衩的拉链给解开。

  呼……孟婉晴的裙摆很短,单薄,明显感觉到里面的温度提升了几分,她很快意识到,这个黑人留学生肯定是将裤裆的拉链解开了。

  孟婉晴前几日还看过欧美小电影,黑人的那儿,恐怖的无法想象。

  那东西就这么贴在自己后面,似乎只要自己稍微动两下,就能进入。

  此时的孟婉晴脑子一片混乱,竟想尝试这黑人的厉害,哪怕她是自己的学生。

  詹姆斯一直在控制,不断的在后面对女人屁股磨蹭。

  他轻轻掀开裙摆,弯腰的同时,假装脚没站稳,往前一顶,竟直接窜了进去。

  “唔……”突然被毫无阻拦的闯入,孟婉晴浑身一涨,忍不住发出了丝丝呜咽。

  身体竟感觉到强烈的畅爽,舒服感,竟本能的想要去迎合,但仅存的理智提醒她,身后的人,可是自己的学生詹姆斯啊!她咬着粉嫩的红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只是詹姆斯只是轻轻的往前一动,孟婉晴就彻底失了力气,脚底都软了。

  不行不行!詹姆斯刚想壮着胆子,尝试进去一下,可胳膊突然就被面前的女人给抓住。

  他吓了一跳,心底一沉,完了,被抓现行了。

  “詹姆斯……”软绵绵,娇滴滴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听到声音的詹姆斯浑身一愣,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是大学里教自己文学史的老师孟婉晴!当即他就懵了,赶紧把拉链拉上,但电梯里人实在太多,挤的人贴着人,一时半会也不好弄,孟婉晴整个柔软的身子贴着自己,一鼻子香气,他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孟婉晴倒在詹姆斯宽敞有力的怀抱里,脸火烫的厉害,那玩意好不容易出来后,她竟满心的失落。

  天哪,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啊?呼呼,真的羞死人了哟。

  这要是让自己老公知道,可怎么办?正想着,电梯灯亮了,恢复正常运行。

  一分钟后,电梯门打开,趁着人群散去的功夫,孟婉晴赶紧将凌乱的衣物整理一番,快步的朝外走去。

  “孟老师。

  ”孟婉晴刚走出去没两步呢,突然身后传来詹姆斯的声音。

  她愣了愣,俏脸滚烫,想了片刻还是停下了脚步,眼神竟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詹姆斯的裤衩,那对方还挺着在呢。

  “詹姆斯……”一声软绵绵的嗓音,听得詹姆斯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火辣辣的目光勾着她裙摆下,粉嫩嫩的长腿,咕噜一声,浑身难受。

  詹姆斯心底也有点胆怯,孟婉晴总归是老师,在电梯里弄出了这样的事情,总要找点借口。

  “孟老师,刚才真的是一场意外,对不起,我没控制住……”孟婉晴面对詹姆斯的歉意,竟一丝埋怨都没,心底深处甚至有点渴望,能真刀实枪的尝尝黑人的玩意。

  “我知道了。

  ”“嗯,不过老师,以后你最好不要穿这么火辣,性感的小短裙,男人看了真的会受不了的。

  ”詹姆斯继续说道。

  孟婉晴听后,下意识的扯了扯裙摆,手指竟在大腿边上,碰到了一坨坨白色黏糊糊的玩意,有点腥味。

  很快,她就意识到了是詹姆斯的那个,突然间有点反胃。

  “以后公众场合,注意点形象,知道没?”孟婉晴叹了一口气。

  詹姆斯万万没想到孟婉晴竟一丝责怪语气都没,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好呢,孟老师,那我先走了啊。

  ”詹姆斯神情复杂的瞥了一眼孟婉晴那修长笔直的美(完美暗恋)腿,转身离开了现场。

  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占便宜的女人,竟是自己的老师,而且在电梯里差点就把她给弄了,想起她在课堂上温婉端庄的样子,黑人詹姆斯猛地吞了口口水,心中的火焰升腾。

  到了学校办公室,孟婉晴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脑,开始做教案。

  可她发现自己注意力根本集中不了,脑子里一直在浮现电梯里被黑人学生詹姆斯弄的画面。

  甚至开始幻想他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各种被他弄得画面,竟然不断的在脑海里呈现,不断的冲击她的心理。

  想到最后,她感觉到了椅子上一凉,她竟然……她没想到自己反应竟然这么强烈,顿时羞红了脸。

  “天哪,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可是自己带的留学生啊,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真的是太羞耻了。

  ”可真的好难受啊……‘

其实二宝这些年不断上山打猎,他整整追踪了狼王半年的时间,将蟒砀山的狼王击败,是王二宝的毕生理想,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愿跟它一较高下了。

  他无法抑制那种发自内心的激动,嘴巴里呼出来的呵气都兴奋地颤抖起来。

  二宝把旁边的丁香往怀里勾了勾,示意她不要害怕。

  丁香却对二宝会心一笑。

  女孩子虽然第一次经历这么惊险刺激的场面,可是因为有二宝哥在身边,她充满了勇气。

  狼王晃动着巨大的头颅,同样纹丝不动。

  一双狼眼瞬间瞪得溜圆,身上的鬃毛根根扎起,好比一只狰狞的刺猬,它冲着王二宝呲牙咧嘴,胡子抖动,露出一口狰狞的牙齿,嘴巴里也发出了呜呜的仇恨声,恨不得把王二宝立刻撕成碎片。

  从前的仇恨一股脑显现在脑海里,狼王终于把持不住,要为自己的那条伤腿讨个公道。

  它低吼一声,身后的四条大狼匍匐在地上,开始向着二宝和丁香藏身的地方慢慢移动。

  好比五只悬挂在墙壁上的壁虎在扑食,不仔细看,你根本看不到它们在移动。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一条大狼从草丛的背后探出了脑袋,冲着王二宝飞身就扑。

  哪知道大狼刚刚探起脑袋,王二宝就叩响了手里的扳机,嗖的一声,那根利箭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刚好射中了那条大狼的右眼。

  这把弓弩非常的强硬,箭的威力也非常巨大,利箭毫不客气射穿了大狼的脑袋,几乎将它的脖子一下子穿透。

  那只狼嚎叫一声倒在地上,打着滚嚎叫起来,不到数秒,两腿一蹬,就跟耶稣哥哥下棋去鸟。

  剩下的四条大狼浑身颤抖了一下,但是它们没有撤退,而是身子一纵,凑凑凑,一起跳在了王二宝和丁香的面前。

  这四条大狼的身子非常的威武,它们呲着牙,咧着嘴,冲着王二宝跟丁香嗷嗷怪叫。

  “嗷嗷嗷……嗷……”整个蟒砀山立刻抖了三抖,树上的枯枝烂叶也哗哗只掉。

  丁香吓得妈呀一声,跳起来老高,身子一下子挂在了王二宝的身上,双手抱住了二宝的脖子,将脑袋埋进男人的怀里不敢看。

  二宝一下将丁香护在身后,身子一转,飞快地搭上一根利箭,食指一勾,再次叩响了弓弩的扳机。

  另一支利箭呼啸而出,这次射中的是最前面那条大狼的脖子,箭杆整整扎进去四寸还多。

  那只大狼嗷地怪叫一身翻身到底,同样剧烈翻滚起来。

  剩下的三条大狼速度不减,直奔怪石后面的二宝和丁香扑来。

  弓箭就是这样,距离远的话还可以射杀,距离太近就失去了它的作用,王二宝已经没有时间从箭壶里抽箭射击了。

  他不慌不忙,迅速将弓弩扔在地上,抬手拔出腰里的匕首,飞身迎了上去,直扑狼群。

  为了保护丁香的安全,王二宝决定豁了出去。

  一刀划过,最前面的那条大狼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血痕,二宝的匕首生生拉断了它脖子上的气管,一腔颅血喷洒出来,二宝下面一脚,把它踹出去老远。

  那条狼的身子还没有倒地,第四条就扑了过来,咬的是王二宝的大腿。

  王二宝手里的匕首一挥,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狠命刺了过去,扑地一声,刀锋扎进了进了第四条狼的脖子里。

  也赶上二宝的力气大了点,一刀将它的脖子穿了个透心凉,刀子从狼脖子的左边进去,右边都露出了刀尖。

  那条狼呜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挣扎了两下同样不动了。

  短短几秒的时间,四条成年大狼被王二宝干掉,干净利索,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眼前只剩下了那条瘸腿狼王,瘸腿狼王再也不敢向前了,身体首先哆嗦了一下,后退了几步,它被王二宝凌厉的气势震住了。

  它冲二宝愤怒地瞪了一眼,脖子一缩,身体就像一阵剧烈的骤风,抹头就跑,转眼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王二宝吁了口气,疲惫不堪,浑身跟散了架一样倒在了地上,惊出一身的冷汗。

  好险,好险,他妈的老子差点报销,报销了没地方说理去。

  二宝抬手擦了擦汗,冲着狼王逃走的方向瞅了瞅,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老半天,丁香才从恍惚中惊醒,女孩子都被刚才的一场大战惊呆了,她害怕二宝受伤,嚎哭一声扑了过去:“二宝哥,你怎么样?伤到没有?伤到没有?”王二宝摇摇头笑了:“没事,好险好险。

  别怕别怕?”没想到丁香哇地哭了,一下扎进了二宝的怀里:“二宝哥,俺怕,俺怕啊,咱回家吧,俺以后再也不上山了。

  呜呜呜呜……”女孩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惊险的厮杀,也不知道蟒砀山的野狼会这么凶残,如果不是二宝哥在身边,几乎成为野狼口中的美食,她被男人的勇敢和强壮征服了。

  二宝赶紧帮她擦去眼泪,哄她说:“不哭不哭,走出大山以后,二宝哥给你买新衣服穿。

  ”丁香的脸蛋却红了,羞答答说:“二宝哥,俺……裤子湿了,你找个地方,让俺换下衣服好不好?”“啊?王二宝有点哭笑不得了,这才看清楚丁香的裤子已经湿透了,是刚才被野狼袭击的时候吓得。

  女孩子就是胆子小,竟然会吓得尿裤子,王二宝咕嘟一声:“你们女人啊……真是的。

  ”他又好气又好笑,虽然嘴巴里埋怨,还是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递给了丁香让她换上。

  丁香接过二宝的裤子羞答答问:“二宝哥,俺穿你的裤子,那你穿啥?”王二宝说:“我里面有短裤,不穿也没事,这样比较凉快。

  ”丁香问:“这么冷的天,你冻着咋办?”二宝说:“没事,我是男人,耐冻。

  ”丁香破涕为笑,拿起二宝的衣服躲在了一块岩石的后面。

  冲他莞尔一笑,说了声:“不许偷看!”夏季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星稀月朗,忽然就刮起了一阵风,北天边飘来一片浓密的乌云,咔嚓一个惊雷在头顶上炸响,瓢泼的大雨倾盆而下。

  王二宝嘻嘻哈哈背着丁香找地方躲藏,很快找到一个山洞,冲进去以后,他们已经淋成了水鸭子。

  丁香冻得浑身打哆嗦,颤抖成一团,脸色都青了。

  两个人就像秋雨里的树叶,一起颤抖。

  山洞不大,里面黑乎乎的,地上有很多枯枝和干草,墙壁上还有火柴和半截蜡烛。

  这个山洞二宝很熟悉,是他上山的时候栖息的地方。

  二宝是小中医,长年上山采药,有时候采药回不去,需要找个地方暂住一夜再回家,他就把这里收拾一下,当做了暂时的小窝。

  划着了火柴,点着了那半截蜡烛,二宝升起一团篝火。

  干柴很潮湿,放进火堆里比比伯伯作响,冒出阵阵青烟。

  中秋的后半夜开始寒冷,两个人又淋了雨,丁香的身子一个劲的往二宝这边靠。

  篝火映红了两个人的脸。

  王二宝心疼地不行,用力搓着丁香的手问:“丁香,冷不冷?”丁香笑着摇摇头:“不冷。

  ”嘴巴里说不冷,身子却一个劲的往二宝的身上靠。

  现在的丁香美极了,因为刚淋了一场雨的缘故,女孩的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湿漉漉的,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玲珑剔透的曲线,的确良衬衫是透明的,根本遮掩不住。

  丁香衣服里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王二宝的眼前,他的呼吸就急促起来,心跳起伏。

  二宝说:“丁香,把衣服脱了吧,在火上烤干,要不然会生病的。

  ”丁香摇摇头说:“不,脱光衣服,还不啥都被你看到了?”二宝说:“这有啥,以后咱就是两口子了,早晚要赤果果面对,你会看到我的一切,我也会看到你的一切,早晚你会把身子给我嘛……”丁香羞涩地低下了头,小声说:“二宝哥,你抱抱俺,抱抱俺就不冷了。

  ”王二宝会意,一下把丁香抱在了怀里,双臂一用力,丁香的脸靠(豁达大度)在他的胸膛上。

  男人的怀抱宽广无垠,散发出一股成熟的朝气。

  丁香从来不知道男人的身体会有这样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气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气息,就觉得有了个人可以信任依赖一样,心里很踏实,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只怕被人看见。

  王二宝可以清楚地听到丁香的心跳,好快,好大声。

  “丁香,不如在这里,你把身子……给我吧。

  ”丁香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立刻就平静了,不等她明白过来,王二宝已经吻住了女孩的嘴!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232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353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758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64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426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2724.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284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6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