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javhd,新手必看

“以后这个家里什么事你都要听我的,张建国给你说了什么你多要告诉我,只要你能做到这件事,那我可以饶过你,而且……而且我还可以给你福利。

  ”本来苏茜一幅毋庸置疑的口吻,但是她说到福利的时候,忽然脸红了起来。

  我根本都没有犹豫,立马说:“肯定能做到,嫂子你就放心吧。

  ”“过来吧。

  ”我话音刚落,苏茜就对我说。

  我有些激动,走到床边,她指了指床边,我便坐了下来。

  “今天我们做的事情你不能告诉张建国,他要是问成功了没,你就说成功了,之余细节,你自己去想。

  ”我刚坐下,苏茜就在我耳边说。

  我看到她的脸上泛起潮红,很诱人,但是我现在又不敢再造次了。

  “嫂子放心。

  ”我说道。

  “那好,你……你回去吧。

  ”苏茜看向我的眼神有些闪烁,咬着性感的红唇说道。

  我惊讶说道:“啊?这就回去?”苏茜听完我的话,脸上更红了。

  “怎么你不回去还想让我帮你解决?”苏茜眼神中露出狡黠的神色,说道。

  “嫂子,你看我这还这么明显,根本就不想办事了的啊,这张总一看就知道。

  ”我看了一眼还头角峥嵘的地方,为难的说道。

  毕竟我这上来也没穿衣服,光着身子就直接来了,出去张建国看到一定会怀疑的。

  我看到苏茜听到我的话,脸顿时红透了,娇嗔着在我腰间细肉上掐了一把。

  “躺床上,快好了给我说一声。

  ”苏茜一脸妩媚的看着我说。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顿时激动起来,难道这是要给我……可是我想多了,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一只好似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握住那处。

  “嘶……好舒服……”我只感觉一股凉意袭来,但是我小腹中的邪火却变得异常旺盛起来!……足足十分钟过去,我还是没有想释放的感觉,倒是苏茜已经有些累了,从左手换到右手,再从有右手换到左手。

  我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享受着苏茜给我的服侍……又过了几分钟,我看到她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有些于心不忍,也就不再贪图享受了。

  “嫂子,我……”我刚说到一半,苏茜手上的动作忽然快了很多。

  “啊!强子你……”苏茜忽然惊呼一声,带着怒意,但是(极品少妇的诱惑)更多的却是娇羞。

  刚才本来我就快释放了,但是苏茜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我一个没忍住,提前释放了出来。

  本来我就很强悍,现在又被苏茜这样的美人伺候,更是雄伟,一下子就爆发出浓烈的……因为实在突然,她的玉手上,胸前的柔软上,香肩上,嘴角上……都是我爱的结晶!我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忽然产生前所未有占有她的欲望。

  她这副模样实在是太有视觉冲击了,让人欲罢不能。

  “你坏死了,跟你说了快好了告诉我……”苏茜抽出纸巾,擦拭着嘴角的结晶,幽怨的对我说。

  我嘿嘿一笑,说:“嫂子,我本来要说的,可是你技术太好了,忽然一下,我就没忍住。

  ”“哼,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苏茜一边擦,一边娇嗔着说。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她在擦拭嘴角结晶的时候,她竟然悄悄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嘴唇……咕咚一声,我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这特么是真的刺激……看着我又跃跃欲试的家伙,苏茜眼眸中顿时泛起春光,但是很快理智就战胜了她的渴望。

  “强子,你快出去吧,按照我说的办,要是张建国问你,你就说弄好了,都按照他说的办了。

  ”苏茜说着,眼神中有愠怒,但她克制的很好,不仔细看,并不会发现。

  “嫂子放心,我都听你的,只是……算了,嫂子你休息吧,我出去了。

  ”我点点头,对苏茜说道。

  其实我心里是有点舍不得的,要是张建国知道我一切都按照他说的做了,那我还能亲近苏茜吗?但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还是顺着苏茜的意思最好。

  我给苏茜摆摆手,示意她我离开了。

  而她则冲到浴室中,我开门之前就听见稀里哗啦的水声,想来是她怕张建国发现什么。

  我刚开门出去,张家国就急不可耐的问我说;“怎么样?成功了吗?”我装作有些害怕的样子,答道:“张总,成了。

  ”“具体怎么样?没被发现吧?”张建国眼中有一抹异样一闪而没,但还是被我清晰的捕捉到。

  他低头看了一眼我软塌塌的家伙,没有太多怀疑。

  “应该没发现,我一直在后面,很小心的。

  ”我说道。

  这时张建国忽然狐疑的看向我,问道:“我怎么没听见你们的声音啊?”听到他的话我心头一沉,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不,不可能,肯定是因为我们去了浴室,后来又只是让苏茜伺候我,所以并没有什么声音。

  “张总,我说了,您别生气好吗?”我故作胆小的说。

  “嗯?好,你说吧。

  ”张建国眉头一紧,但还是点头说道。

  “是这样的,嫂子说他今天看到小电影上有一个动作很刺激,就让我带她去浴室,所以才没声……”他的面色一沉,我看到他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怒火,随后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跟我说:“这样啊,那没事了,今天辛苦你了,这里有五万你先拿着,明天要是有机会,还需要你再跑一趟。

  ”我接过张建国提前准备好的五万块钱,冲冲张建国点点头,便下楼了。

  这次我上楼的时候已经把电话给挂了,也没有在他们门口偷听,所以不知道张建国进去后又发生了什么。

  反正我按照苏茜的要求做了,而且做得几乎完美,就看苏茜怎么做得了。

  穿好衣服,我直接回了家。

  今天实在是太兴奋了,这两天身上的野火被苏茜用其他方式帮我释放了出来,整个人都感觉不一样了。

  今天苏茜既然愿意这样帮我,那就说明她心里是有我的。

  不然她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去帮除了自己老公以外的人解决反应呢?而且从另一个角度说起,我还是亏欠她的那个人,我本来就是联合张建国骗她的。

  可是现在她却不尽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迁怒与我,反而我在她眼里看到了情愫!这让我格外激动,我明明就是喜欢苏茜的,要是她真的也喜欢我的话,我不介意跟张建国反水。

  虽然他确实给了我一口饭吃,但是她让我做的那些事,虽然我装作不知道,但是出了事,我一定是那个替罪羊。

  回到家,我压下心里的兴奋,直接躺在床上。

  今天跟苏茜有了那么亲密的接触,我怎么可能舍得洗澡?到现在我全身都弥漫着苏茜的味道,我恨不得这味道一辈子都不会消失。

  刚准备躺在床上,忽然手机响了。

  我一看是苏茜发过来的信息:“强子,张建国说什么了?她没有为难你吧?”

  他虽然不富有,却在我研究生入学的时候,主动往我卡里打了一万多块,后来又分几次给我打了三万多块钱,在我28岁生日时,他送的礼物是空运的玫瑰花,还有笔记本电脑。

  他给自己买东西都舍不得,对我却从来都是毫不犹豫。

  他说他愿意为我付出他的全部。

  我们有过一次亲密接触,他告诉我,他还是第一次。

    我还有十天就满29岁了,我一直想在28岁时结婚。

  让我郁闷的是,结婚的时间是定了,可到底该跟谁去领证呢?  现在有两个男朋友,一个是跟我相处了三年多的P:他在外资企业,工作稳定,收入有四千多决钱,父亲是退休教师,母亲大字不识一个,只知道节约。

  现在在我所就读的城市郊区买了一套(爱女狂欢)小三房,他说过和我6月1号去领证。

  我们之间相处还算融洽,中间也经历过一些小矛盾,比如跟女网友暧昧之类的,我也偶尔会想起来不舒服一此是,却没有一定要和他分手的念头了。

    如今那个女网友已经嫁人了。

  这期间,男友还支持我读书,每个月都会主动给我生活费。

  我觉得他对我不够关心,比如我生病了,他也都不会主动关心一下,如果我让他去给他买药,他就会显得很不耐烦,那种感觉就是我给他惹来麻烦了。

  他比我小三岁半,现在25岁。

    其实我心里很明确,他不是最爱我的,也不是我最爱的人,我们之所以在经历了感情风波之后还能在一起生活,是因为我们很多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同时,我觉得他们家人似乎在防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比如买房的时候他父母就悄悄教唆他房产证上只能写他一个人的名字。

    另外一个男友是我初中同学。

  我们曾经有过三年的书信交往,19岁那年相互有过表白,当时没有继续发展。

  这些年,他一直在流水线上工作,还生过两次大病,没有赚到很多钱,我从另外一个初中同学那里知道了他的手机号码,联系上了他,他很是感慨。

  自从我们再次重逢后,彼此那种惺惺相惜又回来了。

    他虽然不富有,却在我研究生入学的时候,主动往我卡里打了一万块,后来又分几次给我打了三万,在我28岁生日时,他送的礼物是空运的玫瑰花,还有笔记本电脑。

  他给自己买东西都舍不得,对我却从来都是毫不犹豫。

  他说他愿意为我付出他的全部。

  我们有过一次亲密接触,他告诉我,他还是第一次。

    我很心疼,他这些年就这么一个人过,在我的印象中,他就不是那种会随便与女人发生关系的男人,如果发生了,那个人一定是他的妻子。

  他以前所受的煎熬也算有了回报,现在在深圳和他弟弟一起创业,开了服装加工厂,每月的收入在五万左右。

  他希望我过去跟他一起创业,他需要我,同时也尊重我的一切决定,包括我嫁给别人,他不想我受任何委屈。

    他自己说,他在我面前很自卑,他怕我,怕他做得不好让我不开心,怕他做得不好让我委屈。

  我真的很心疼,我希望有女人爱他,关心他,包括给他精神和肉体双方面的愉悦。

  对他,我没有那种占有欲,我也是只希望他开心,不管他身边的女人是我,还是别人。

    可为什么我会在这个时候如此纠结?以前只有P的时候,我也没想过一定要嫁给P,但有个愿意支持自己又能陪着自己的男朋友,总是好的吧,于是就这样凑合下去了。

  等到与老同学重逢后,我才发现依然不能果断地与P分手。

     都说女人到了25岁以后,就不要随便提分手了,因为与另外一个人磨合的成本将是更大。

  还有就是,我与P的关系已经让我所有的亲戚朋友得知了,按照规律,我们就差结婚这一步了,虽然我父母觉得P也不是十分出色,但说他养家还是没问题的,还有就是有房子就可以结婚了。

    如果与少年友人在一起,我想我现在不会告诉家里人,要再过一年半载才说。

  他也说了,尽管他现在工厂里的事很忙很忙,但只要我要他过来,他随时都可以买张机票到我这里。

  他其实是想等到年底的时候再结婚吧,办个像样的婚礼,他是不想委屈我。

  我想赶紧结束这样的状态,我是最累的。

  我每天都处于纠结之中,什么事都干不下去,想赶紧有个决定,却又迟迟没有决定。

    苏芩回复:  先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没有老同学的出现,那么6月1号,你会高高兴兴的去跟男友领结婚证吗?  如果你答“不会”。

  那么可以考虑分手、换人。

  如果再无任何外力影响下,一个男人不能让你心甘情愿的嫁他,那这段婚姻当然前景不妙。

    如果你答“会”。

  那么婚期可以照常,准备做你的新娘吧。

    如今,老同学的出现,让你有点乱。

  这绝不单纯是个两男争一女的故事,这其实是面对婚姻时,每个女人都会出现的一种正常心理反映。

    别看你一早就定好了婚期,恨嫁之心溢于言表,实则你内心对婚姻是恐慌的。

  这不是你的专利,每个女人在真正进入到婚姻的前夕,内心总会生出种种的不确定感:“他是不是最适合我的?”“还有没有比他更好的?”“我们会一辈子幸福吗?”  俗称,这叫“恐婚”。

    所以生活中,很多女人,总在婚期定好之后,突然再来了一次疯狂的别恋,不是新郎真的选错了,而是婚姻给予女人的心理压力,必然要找到个疯狂的宣泄口。

  适时的,老同学出现了,如果没有他,大概也会有其他人、其他事,因为,婚姻是女人一辈子最难下的一次决心!  这位老同学,大概你也不会认为他是最适合你的新郎人选:你若不嫁他,他不会强求;他若不娶你,你也不会心疼。

    你们确曾有情,但是否有更深层的爱,难说啦!  其实你所描述的老同学对你的好,更多是物质上的给予,钱,鲜花,礼物……当然,一个男人在物质上的付出很容易打动女人,但这种感动,是不是最适合的感情,就难说了!  既然一男一女,不结婚也不会有痛心的感觉。

  结婚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毕竟,你们分开了那么多年,虽然再度联络上之后,他的浪漫和付出让你有心动,可毕竟,分开的这十年间,你们都发生了巨大的改观。

  他内心中的你,身上还是十年前的影子。

  男人对初恋总抱有极高的理想,一旦遭遇到现实,难题一定不会少得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739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69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102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731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74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430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341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a.aspx?5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