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bl 做愛,新手必看

墨叶又逼近了一步,握紧了拳头,晃了晃,“在我变惨前,我先让你尝尝我的拳头……”“你,你……好,墨叶,你特么给我等着,给我等着啊!”说完,墨金波就转身朝门口跑去,看也不看地上的马仔,直接踩了过去,像兔子一样一晃就没了踪影!“你们三个还站着我家干嘛?是不是想挨拳头啊?还不快滚!”呼~三个马仔吓得浑身打哆嗦,拉起了倒在门口的另外三个马子轩,灰溜溜的逃之夭夭……“呃,老头子,那不是村长的儿子金波吗?”却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母亲李子娥的声音。

  墨叶惊喜的立刻冲了出去,站在前边的不是父母是谁!“爸,妈,你们终于回来了!我都准备去找你们了!”说着,墨叶就走到了父母面前,要帮父(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母把盆栽拿下来!“叶娃儿,墨金波是不是又来催债了?”父亲墨守林说。

  “嗯!”墨叶点头。

  “唉,这该咋办啊。

  眼看离还债的期限越来越近,我和你妈走了好几个镇子,就卖出去二十盆,这点钱,能干啥用啊!唉~”墨守林唉声叹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上尽是担忧。

  呜呜~母亲李子娥听了,忽然哭了,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妈,您哭什么啊?”“唉,还不是担心你还不上债啊。

  ”李子娥一脸愁容,自己的儿子命怎么就这么苦呢,在城里本来干干好好的,听说就要高升了,却在最关键的时候被人挤下了,以至回村搞盆栽,欠了一屁股债,命运真是不公啊!“爸,妈,从今天起,你们不用为我担心了!盆栽有销路了!”墨叶安慰的说。

  “有销路?”父亲墨守林看着墨叶:“叶娃儿,我知道你是想安慰我们……”只是话刚说一半,墨守林和李子娥就呆住了。

  “叶,叶娃儿,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墨叶从兜里拿出了唐婉仪预先支付的钱,说:“我今天卖的盆栽钱!”“啥?”墨守林腾地站起,“这么多钱,你卖了很多么?”“不,只有十盆!”墨叶笑着说!“十盆就卖了一扎这么多?”墨守林一脸不信,蹙着眉头:“叶娃儿,你老实跟我和你妈说,你这钱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我们都是农民,可不能做违法的事!”“爸,妈,是真的,您们等等!”墨叶领着父母走进屋子,立刻拿出了和唐婉仪签订的合同,递给了父亲墨守林,“爸,您看看这个!”墨守林将信将疑的接过合同翻开一看:“欣欣花卉?那不是镇上最大的两个花卉超市之一么?”“对,就是那家!”墨叶点头。

  “真的?”墨守林迫不及待的快速浏览了一遍合同,看完后兴奋的在墨叶母亲额头上亲了一口:“老婆子,是真的,是真的啊,哈哈,我的儿子终于苦尽甘来了……”“真的?”李子娥有点发蒙,半晌后回过神,狠狠的掐了墨守林一下,疼的墨守林一阵惊叫,“老婆子,你干嘛?”“死老头子,当着孩子的面,老不正经的,该掐!”李子娥瞪了眼墨守林。

  “哈哈~”墨守林笑了,笑的很开心,这是墨叶回村以来,见父亲笑的最真诚,最舒心,最开心的一次。

  看到这,他的鼻子一酸,爸妈都快六十的人了,还在为自己操劳,作为儿子,亏欠的实在是太多了!爸妈,你们放心,儿子从今天起,一定会挣钱很多很多钱,让你们享清福!却在这时,父亲墨守林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倏地凝住,“不对呀,叶娃子,欣欣花卉,为什么要用高出市场上那么多的价格,收购我们家的盆栽?”“爸,妈,你们走后,我在家和以前一样做钻研,配制营养液,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合适的配方,配出的营养液能够……”墨叶将早就想好的说辞讲出来!他是学园林出身的,回来后也一直没有忘记制作营养液,相信这么说,不会让爸妈产生怀疑。

  果然,墨守林和李子娥听后,没有生疑,和墨叶细聊会,便开始搬三轮车上没卖完的盆栽。

  一刻钟后,盆栽全都移到了基地大棚里,墨守林和李子娥累得坐在了地上歇息。

  墨叶看见二老显得非常疲惫,走了过来:“爸,妈,你们是不是很累?我帮你们按摩一下吧!”“先给你妈按按吧,这几天,你妈很累!”“嗯!”墨叶将双手放在母亲李子娥的肩头,默念秘诀,控制那滴生机液,分裂出一小滴点,顺着他的手指钻入了李子娥的身体里面。

  李子娥只当儿子孝顺,和平时一样,随便帮她按几下,可随着墨叶的手捏动起来,她却发觉有一道很温暖的气息传进了肩膀里,感到很舒服,有点诧异,想不到自己儿子的按摩手法,竟然这么好了!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她的双峰,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张暗暗欣喜,又一次握着莫晓梅雪白的两只乳兔,低头就含着了上面的樱桃,缓缓的吸允着。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被老张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排毒。

  老张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欲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在他的把玩之下,变换着形状。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张医生?”莫晓梅那里当然最敏感了,连忙夹住两腿,紧张起来,睁开眼了。

  “别动,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不要说话,你看看,你嘴唇都变色了,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从你的嘴唇开始。

  ”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别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晓梅又闭着眼,老张吞了吞口水,凑到她红润的唇边,立刻吻了上去。

  又湿润又芬芳,她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嗯。

  ”莫晓梅被吻了,觉得嘴唇软麻麻的,带着老张的口气,不由皱眉,喉咙里发出呻吟。

  老张不满足这些,想要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嘴唇抿着,牙齿咬的很紧,看样子很紧张。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排毒。

  要不然你会死的。

  ”老张连哄带骗。

  莫晓梅不想死,犹豫了一下,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

  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

  “哎呀,什么东西。

  ”莫晓梅隔着衣服,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还很火热,她慌了,赶快伸手推开。

  老张有点心虚,松开了莫晓梅。

  “我这是给你解毒呢,你躺下来。

  ”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清纯可人的样子,老张心一横,反正机会就在眼前,不能错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这年轻姑娘的身子。

  莫晓梅躺下来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

  “张医生,现在要怎么样嘛。

  ”“我发现,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湿润?”老张敢肯定,莫晓梅没有经验,也没有被男人弄过,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

  莫晓梅点点头,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内裤里,果然是湿了,她以为是毒,吓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梦的时候就有,张医生这怎么回事。

  ”“别害怕,这是你身上的毒,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确定。

  ”“怎么,怎么检查呀?”“当然是要脱了内裤。

  ”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

  ”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强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不帮你检查,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听老张这样说,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恐惧战胜了娇羞。

  “好,好,我脱了让你检查。

  ”莫晓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

  裤衩上,还湿了一片。

  老张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应该会很美的。

  “快点吧,不要让毒扩散了,我到时候也没办法,给我检查。

  ”老张催了(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起来,免得夜长梦多,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要趁热打铁。

  “嗯,这就脱呢。

  ”莫晓梅满面羞红,闭着眼,缓缓的,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张只觉得热血沸腾,瞪大眼睛,盯着莫晓梅那雪白的两腿间。

  终于,莫晓梅把内裤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这里没有被人碰过,还是一块禁地。

  干净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纯洁啊,这姑娘,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

  老张感到很激动,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成熟的大姑娘,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

  很美很动人,他几乎忍不住,想要过去,占有莫晓梅,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个,张医生,你别那样看人家嘛,好难为情的,你开始检查吧。

  。

  ”莫晓梅虽然万分羞涩,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为了给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这就开始了,你要忍着点。

  ”老张装模作样的,为了不让莫晓梅起疑心,他故意弄了一点润滑油一样的东西,涂抹在了莫晓梅的两腿间,用手轻轻的在她粉嫩的芳草地上摩擦着,缓缓的,感受这年轻美女的身子。

  “嗯,好痒呀,张医生,你越弄我越痒了,怎么回事嘛。

  ”莫晓梅夹紧了双腿。

  “这是正常的反应,是在排毒呢,你忍着点,很快就会舒服一些了。

  ”老张喘着粗气,激动的手发抖。

  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自然不满足,他裤子里的东西,已经膨胀的不行了,简直快要顶破裤子了。

  他迫切的想要和莫晓梅欢爱,他需要发泄。

  这两年憋的太久了,实在是很难受。

  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晓梅的身子里,慢慢的动了起来。

  “啊,不行,张医生,你弄的人家有点疼了,更痒了。

  ”莫晓梅身子发抖,那里才没有被人那样对待过,她满面羞红,只觉得两腿间更加湿润了。

  “忍着点,别出声,马上就好了。

  ”老张真担心她叫出来,让村里人听见了,那还得了,尤其是她爸爸村长要是发现了,估计要把老张给扒皮抽筋呢。

  莫晓梅咬紧了红唇,浑身香汗淋漓,她不知道是老张在挑逗自己的身子,只是感受到很酥麻,浑身软绵绵的,娇喘着快出不了气了。

  大概是处于一种本能,居然按住了老张的手,夹紧了腿磨蹭起来。

  看着她眼神迷离的样子,老张知道,莫晓梅被自己弄的动情了。

  这可是最好对她下手的机会了,干脆狠狠的做一次,占有她这个年轻的身体。

  “嗯,啊,张医生,我怎么觉得那里更痒了呀,好难受,我这是怎么了,毒排出来了吗。

  ”莫晓梅紧张的问。

  老张想了想,说道:“还差一些,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你说,你让我做什么,我都配合,只要可以治好我。

  ”“你爬着,背对着我,把眼睛闭上,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就行了。

  ”老张搂着她的小蛮腰,心里暗喜,从后面她就看不见他在做什么了。

  莫晓梅点点头,翻过身来,爬在了床沿上,两腿夹在一起,翘臀对着老张,然后闭着眼。

  “好了,张医生,你可以开始了。

  ”老张心砰砰跳,莫晓梅的背影太美了,她那浑圆的屁股,雪白的肌肤,光滑的脊背,时刻都在诱惑着他。

  他紧张的过去看了看门窗,都关好了,他这才过来,轻轻的搂着莫晓梅的小蛮腰,缓缓的抚摸着她的翘臀,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着她那饱满的酥胸。

  随后,他急切的把裤子脱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壮的东西拿出来了,缓缓的在后面,磨蹭着莫晓梅的两腿间,试图朝她的身子进入。

  “啊,好热,好烫,张医生你在干什么呀?”莫晓梅觉得不对劲,回头看了看,发现老张两腿间那根粗大的东西,吓的脸色一变,非常紧张。

  老张也有点担心,赶快捂着,这时候,要是莫晓梅说他是臭流氓,村里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

  莫晓梅也是正要大叫呢,老张灵机一动,立刻捂着她的嘴巴。

  “别吵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是为了你?”莫晓梅立刻推开他的手。

  “为了我,张医生,什么意思呀。

  ”“你难道不知道,为了给你排毒,我被感染了,你看我这里,都肿了,你没发现吗?”老张干脆把他的那根东西展示给莫晓梅看,假装问心无愧。

  莫晓梅一愣,想了想,好像有道理。

  这大山村里很封建,莫晓梅只见过小男孩的下面,非常的细软,像老张这样粗大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被老张这样忽悠,她居然认同了。

  “哎呀,对不起张医生,是我害了你,那可怎么办?你会不会也死了。

  ”莫晓梅眨着单纯的大眼睛。

  “当然了,我这要是不排毒,我也会死的,哎。

  ”老张假装很难过。

  “那你要怎么排毒?”莫晓梅问。

  “这个,恐怕需要你帮忙,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老张开始循循善诱,他知道莫晓梅被骗着了。

  “你说,张医生你帮了我,我应该回报你的。

  ”莫晓梅立刻说道。

  “有个办法,非常见效,就是用你的嘴巴帮我消肿排毒,轻轻的咬着它,很快它就会好起来的,但是你一个年轻姑娘,恐怕不合适,还是让我死了算了吧。

  ”老张说完故作悲伤,捂着额头,坐下来叹气。

  莫晓梅一听,很快说道:“你不能死的,你死了,我也就没人救了,张医生我帮你就是了。

  ”老张没想到莫晓梅居然同意了,他刚要说什么,莫晓梅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张嘴就去含着他两腿间的那根东西了。

  但是莫晓梅显然没有经验,而且老张的那玩意实在是粗大的很,她张嘴试了几下没能成功。

  老张连忙扶着,让她用手握住,教她该怎么做。

  “嗯,我知道了。

  ”莫晓梅再次张开小嘴,伸出舌头,朝老张那里慢慢的添了起来。

  

“妹子,这个力道够了不?”“再用力些吧。

  ”苏倩抿着嘴唇,声音软糯糯的,很好听。

  她刚出差回来,听说老公的远房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

  正想着,许文粗糙的大手顺着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来的酥痒感,让她娇躯一颤。

  听到这轻吟,许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小腹处一阵燥热。

  他今年三十五岁,前两年因为视觉神经压迫,成了盲人,前几天远房表侄把他喊进城里,这侄儿虽然跟自己没有啥血缘关系,但对自己挺不错的,特意给自己找了个盲人按摩的活儿。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紧张,每按一下,都会询问客人的感受。

  虽然他看不见,可凭着双手的触感,他就知道面前的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还有那娇滴滴的声音,要是在床上叫起来,不知道会迷死多少人。

  想到这,他的大手肆无忌惮的在苏倩腰间抚摸着,感受那细腻肌肤带来的快感。

  渐渐的,他的身体有了反应。

  而苏倩也来了感觉,避免出糗,她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出差半个月,需求旺盛的她对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只是做个盲人按摩,稍微摸两下,就受不了啦。

  “师傅,你别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苏倩柔声道。

  “哦哦,好的!”许文点点头,双手顺着臀部,滑到大腿上。

  当指尖划过臀部的时候,苏倩感觉浑身像有蚂蚁在爬一样,痒得不行,不由得回头瞥了一眼。

  脸蛋儿刷的一下就红了!眼睛看不见,也能起反应?不过,看着样子,可比自己老公强太多了。

  “妹子,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也是在这时候,许文突然说了一句,然后双手分别摁在苏倩腿上,用力往臀部处一推。

  “嗯啊……”苏倩大声叫了出来。

  痛苦中夹杂着舒爽,就好像是办那事时轻吟,听得许文热血沸腾。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见,就能欣赏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样了。

  刚有这个想法,许文突然感觉眼睛一阵灼热,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当视线逐渐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长着一张精致的俏脸。

  那挺翘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再配上灵动的大眼睛。

  好一个美人胚子!许文喉咙滚动,隔着墨镜的视线在苏倩身上游弋。

  蜂腰翘臀大长腿,白嫩的皮肤没有任何瑕疵,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性感。

  视力突然恢复,他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医生说过,他的视力恢复没有特定的时间。

  两年没见着女人了,此刻他赶紧压抑住喜悦,继续装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动,恰好抵在苏倩那特殊的部位。

  “师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异常,苏倩下意识夹紧双腿,可因为这个动作,手指被夹紧,反而让她觉得更刺激。

  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满足“给你按摩啊!”许文假装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错地方了,让你按腿,不,不是那个地方。

  ”苏倩羞得满脸通红。

  许文讪笑两声,“对不起妹子,我刚入行,还不是很熟练,实在抱歉。

  ”“没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苏倩娇嗔的看了许文一眼,有些小鹿乱撞。

  刚刚没注意,这瞎子,长得还不错,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秦桧儿子怎么死的)苏倩分开双腿,许文这才抽出来,在她美腿上揉捏着。

  刚刚看不见,这会儿能看见了,许文的反应越来越强,恨不得把这双大长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师傅,你有老婆吗?”苏倩突然问道。

  许文动作一停,摇头苦笑,“我这样子,谁嫁给我,就是活受罪。

  ”苏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动,那里看上去那么强,女人嫁给你才是有福呢,还受罪。

  现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两三分钟就完事儿,都快得抑郁症了。

  每每想到这事儿,苏倩就郁闷,不禁自言自语道:“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该给你按肩颈了,不过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许文没听到她的话,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来吧。

  ”苏倩点点头,趴在床上。

  许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热的触感,苏倩情不自禁颤抖了下,嘴里也发出轻哼。

  “师傅,你稍微快点,我还得赶着去买菜。

  ”其实她哪是赶着回去买菜,分明是因为太难受,想着赶紧回去和老公干点羞羞的事儿。

  “得嘞!”许文应了一声,双手搓热后,由后往前推动,身体也随之挪动,他火热的那处,一下一下撞击在苏倩的腿间。

  “嗯唔……师傅,你轻点,难受。

  ”苏倩双眼迷离,娇喘连连。

  许文已经看出来,这女人来了反应,他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这种机会,断然不会放过。

  正想着如何才能吃掉这个美女的时候,苏倩突然说道:“师傅,别按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不等许文反应过来,她就赶紧下床换好衣服,直接离开了。

  其实她彻底受不了啦,再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这才突然离开。

  许文懵逼了,看着带着反应的身子,唉声叹气,不过一想到眼睛恢复了,心情瞬间就好了。

  离开按摩店后,苏倩火急火燎的买了些菜,赶紧回到家,想找老公吴杰泄火。

  可老公还没下班,她实在没忍住,见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厅里就自己解决了起来。

  也是在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本以为是老公回来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顿时傻眼了。

  刚刚的盲人按摩师,怎么是他。

  难道……他,他就是表叔?许文也惊呆了,他大大的瞪着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刚苏倩离开后,他就提前下班回来,打算告诉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经恢复的事情,可谁知道刚打开门,就见着了按摩店那个女人。

  并且,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进裙摆里。

  这个动作,不言而喻。

  亏得许文反应快,赶紧假装伸手四处摸索着,喊道:“阿杰,我回来了,你在家吗?”听到这话,苏倩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气,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过来扶着许文。

  “表叔,我是倩倩,阿杰还没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听阿杰提起你,听阿杰说你之前出差了,我现在暂时住你家,不打扰吧。

  ”许文道。

  苏倩摇摇头,“表叔你哪里的话,您大老远的进城来,我们做为晚辈的,照顾您是应该的,来,快坐,我给你倒杯水。

  ”扶许文坐下后,苏倩走过去倒水,可心里却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画面,她就觉得羞耻。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应了。

  不过还好,表叔是个瞎子,不然可真够丢脸的。

  轻轻跺了跺脚,苏倩拿着杯子走过去,递给许文。

  “表叔,你喝点水,我先去做饭了。

  ”看着表侄媳妇儿娇艳欲滴的模样,许文动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觉得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呢。

  ”一听这话,苏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记错了,咱们又没见过面,怎么会熟悉呢。

  ”见苏倩紧张的样子,许文心里好笑,可表面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也对,兴许是在电话里听到过吧。

  ”苏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许文立马又起了反应。

  这要是能揉两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点什么,别人也不会怪自己吧?想到这,许文假装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两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苏倩的雪白上。

  好软好弹!“嗯哼……”苏倩的身体本就难受,被这么一抓,那种反应更强了。

  但是一想到许文的身份,她赶紧后退一步。

  “啊,倩倩,对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苏倩的反应,许文就知道自己的行为过激了。

  “没事的表叔,杯子在这儿,您拿好。

  ”苏倩握着许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这么晚了,您应该也饿坏了,我这就去下厨。

  ”说完逃也似的跑进了厨房。

  她深呼吸两口气,想要压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惊人的部位,结果越来越难受,在厨房忙碌的同时,也不忘偷瞄许文。

  许文发现后,心里不停偷笑,看来这侄媳妇,被自己给吸引住了。

  阿杰这小子够可以的,刚大学毕业没两年,就找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

  不过,既然这妮子这么喜欢看,那表叔就让你看个够。

  “倩倩啊,我想换身衣服,你能扶我去卧室一下吗?”许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这就来。

  ”苏倩乖巧的小跑出来,扶着许文往卧室走去,由于许文比苏倩高半个头,他正好可以从上往下看到两片雪白。

  看到那种画面,许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苏倩将他扶进卧室,把衣服找出来后,娇声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烦你了,倩倩。

  ”许文故意对着另一边说话,制造自己还是瞎子的假象。

  苏倩没再说话,假装走出去,紧接着又轻手轻脚的走过来,靠在门边,直勾勾盯着许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许文心里得意,当着她的面,脱下了裤子。

  之前看到许文的强大后,苏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亲眼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不然她做事都会心不在焉!当裤子脱下后,苏倩忍不住捂着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厉害!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些,苏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脸及脖颈一片通红。

  许文将苏倩的反应看在眼里,那妩媚娇羞的样子,让他难以把持。

  这表侄媳妇,难道平时没能得到满足?嘿嘿,那我再让你看仔细些。

  许文故意挺了挺身,还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这个举动,看得苏倩燥热难忍,不由得夹了夹腿。

  不过见苏倩只是偷看,没有其他动作的趋势,许文计上心来,假装穿不进裤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来帮叔个忙吗?”听到这话,苏倩愣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的退出去,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我裤子穿不上,你能帮我穿一下不?”许文扯着嗓子叫道。

  苏倩小跑进来,眼睛一直盯着许文下面那处,可嘴上却说道:“表叔,我帮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虽然她很渴望,但是也从来没想过要真的发生点什么,毕竟辈分在那儿。

  这要是传了出去,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其实仔细一想,苏倩就会知道,许文不应该穿不进裤子,不然平时咋穿的。

  不过此刻的她,脑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没有多想。

  许文也没想到苏倩会犹豫。

  看样子,自己这表侄媳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放。

  但是都这份上了,他不愿放弃,故意苦笑一声,“那算了吧,我就在卧室待着,等阿杰回来再帮我。

  ”“表叔,我帮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只是觉得不方便,也没说不帮你啊。

  ”苏倩翻了个白眼,这要是老公回来发现自己怠慢了表叔,准得说自己。

  毕竟吴杰说过,表叔以前对他比亲叔叔还好。

  苏倩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走近许文,拿起裤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稳,先把一只脚抬起来。

  ”许文照做。

  苏倩把裤子慢慢往上提,到裤裆处的时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当她的拇指尖无意碰到那处,许文舒服得差点没站稳。

  不行,这是长辈,不能胡思乱想。

  苏倩一个劲安慰自己。

  许文看得出苏倩的挣扎,于是火上浇油了一把,“倩倩啊,表叔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帮我捏一下不。

  ”苏倩一愣,瞥了一眼许文,发现他神色如常,于是应了一声,轻轻揉捏起来。

  不得不说,她柔嫩的小手很灵活,每捏一下,许文的渴望就强上一分,不一会儿,那处直接把裤子撑了起来。

  苏倩发现这一幕,完全移不开视线了。

  “倩倩,你和阿杰结婚两年了,还没打算要个孩子吗?”许文问道。

  苏倩反应过来,“现在还年轻,先挣钱,以后再生也不迟。

  ”“该不是阿杰那混小子不行吧。

  ”许文故意道。

  苏倩脸一红,还真被表叔说准了,每次两三分钟,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样。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许文会问这种话题,娇嗔一句,“哎呀表叔,这种问题,很难说出口啦。

  ”撒娇似的语气和柔媚的模样,越发吸引着许文。

  在渴望趋势下,他再也不想忍,喉咙干涩的说了句。

  “倩倩,我好难受,你能帮帮我吗?”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5314.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686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321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333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678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472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133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2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