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 片 直播 網 100,新手必看

“你这闺女咋不听话呢?我让你给二蛋道歉。

  ”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赵前进显然有些不太高兴了。

  看着赵婷婷又气又急,左右为难的样子,李二蛋心里就嘿嘿一笑,他当然不可能真的让赵婷婷道歉。

  于是瞅准了机会说道:“前进叔,不用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赵婷婷看着李二蛋那副装老好人的样子就来气,“死李二蛋,你还挺能装。

  ”“爹,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我娘让你也早点回家吃饭。

  ”赵婷婷依然是无视李二蛋的存在,说完就推着自行车准备离开。

  一见赵婷婷要走,李二蛋也有点着急。

  可是又没什么借口可以把她留下。

  这时赵前进说话了:“闺女,你要是回去的话也行,正好骑车把二蛋也送家去。

  ”“爹,他那么沉,我能驮动他吗?”赵婷婷一噘嘴,有些不太乐意。

  “我不沉,能驮动,实在不行我还可以驮你。

  ”还没等赵前进说话,李二蛋就够着够着的说道。

  骑着一辆车回去,指不定路上会摩擦出点什么火花呢,李二蛋可不想放弃这个绝佳机会。

  “那就这么定了,闺女你先驮着二蛋走吧,我晚点自己回去。

  ”赵婷婷毕竟是个孝顺的姑娘,虽然她不明白老爹赵前进为啥突然对李二蛋这么好,但是见赵前进态度坚决,她也就只好点头同意了。

  “一定是李二蛋这臭小子给爹使了什么道,这坏蛋,一会儿我专门骑石子路,颠死你个小色鬼。

  最好把你裤裆里那两鸟蛋颠碎了,以后你对我也就死心了!”赵婷婷心里打定主意就去推自行车。

  “婷婷,要是你驮不动我的话,我驮你也行。

  ”“用不着。

  ”赵婷婷气呼呼的说完,就蹬起自行车,李二蛋赶紧坐在后座上,两人顺着麦田地头的泥土路向村里骑去。

  赵婷婷身上散发出的香气,随风飘进了李二蛋的鼻子里,让他一阵陶醉。

  “呸,不害臊,一个大小伙子,好意思让我一个姑娘驮着?脸咋那么大呢?”前面的赵婷婷冷嘲热讽的说道。

  “我说驮你,你也不用啊。

  ”“你也好意思,趁现在没人,赶紧给我滚下去。

  昨天你占我便宜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那可不行,是前进叔让你驮我的。

  你要是不把我带到家,我明天就告诉前进叔去。

  ”李二蛋屁溜溜的说着。

  赵婷婷在他眼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稀罕。

  所以李二蛋就喜欢故意气她逗她。

  “行,那你坐吧,一会儿要是把你那条小腿和两个鸟蛋都摔碎了可别怪我。

  ”赵婷婷气呼呼的说道。

  大长腿猛蹬了几下车子。

  其实赵婷婷现在的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正准备一会儿找机会惩治一下李二蛋呢。

  等自行车骑出了麦田,四下无人,李二蛋的眼睛就开始有点贼兮兮的了,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赵婷婷那柳条般的小蛮腰上。

  赵婷婷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小衬衫,本来就有点短,蹬车子的时候她身子还往前一探一探的使劲,衣服也跟着往上窜。

  整个白皙剔透的小蛮腰就全暴露给了身后的李二蛋。

  赵婷婷这丫头的小腰怎么长的?平坦的没有一点多余的肉。

  一使劲,腰和屁股之间,还有两个性感的腰窝。

  而且腰细还不算,屁股还大,典型的水蛇腰,以后肯定能生儿子。

  这要是躺在炕上搂起来内个,肯定老得劲了吧?看着赵婷婷腰间的一片白皙,李二蛋的心就直痒痒。

  不由想入非非。

  以后要是把赵婷婷娶过门,天天晚上就枕着这小蛮腰睡觉,还不得美死啊?李二蛋想着,嘴里的哈喇子顿时流出来。

  刚好这时候赵婷婷一弯腰。

  李二蛋吓得顿时吸了口凉气,糟了,这下赵婷婷还不得发飙啊?“李二蛋你个臭流氓,你刚才往我身上整什么了?”果然,李二蛋正想着呢,赵婷婷就像触电似的一激灵,似乎感觉到什么。

  她突然神色一动,像猜到了什么似的。

  愤怒的将自行车停住。

  然后跳下来吼道:“李二蛋,你个大变态,看人家长的漂亮,居然偷偷在我后面……,还把那……那种东西……弄在……你恶不恶心啊?”赵婷婷此刻已经气疯了,抬起脚就奔李二蛋踢过来。

  “婷婷,你误会了!刚才是天太热,汗水滴下来了。

  你该不会是想成男人那东西了吧?婷婷,你这想象力也够丰富的啊。

  ”李二蛋赶紧一躲。

  然后信口胡说着。

  “你……”赵婷婷气的语塞。

  “我怎么说也是咱香草村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在你后面干那么龌龊的事呢?”一看李二蛋裤子整整齐齐的,应该是没撒谎。

  赵婷婷也疑惑了。

  “李二蛋,你要是再敢对我有什么企图,我发誓绝对会打断你,让你做太监。

  ”扔下一句狠话,赵婷婷再次蹬上了自行车,李二蛋则又死皮赖脸的坐上了后座。

  对于李二蛋这样的无赖,赵婷婷也是有点无语了。

  无奈老爹让她送李二蛋回家,赵婷婷也只好忍着气,继续驮着李二蛋往回骑。

  “婷婷,跟你商量个事呗,你能不能下次喊我的时候,别一口一个臭流氓的行不?让村里人听见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给弄了呢。

  ”“呸!李二蛋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就凭你还想弄我??做梦吧!说出去村里都没人信。

  ”赵婷婷打了李二蛋一拳,不屑的说道。

  这时,赵婷婷蹬着自行车一拐弯,进入了一片砂石子的路面。

  香草村是个穷村子,也没通公路,所以村子里好多的路都是用拖拉机拉些石子粗糙的一垫,平时步行还好,要是骑着自行车,好人都能颠的散了架子。

  “李二蛋你个臭流氓,看我一会儿怎么把你颠成软脚鸡。

  看你还怎么占人便宜。

  ”心里想着,赵婷婷故意专挑坑洼不平的路骑。

  “哎呦,疼死我了,婷婷你这骑的什么路啊……”赵婷婷坐在鞍座上宣呼呼的没事,可是身后的李二蛋可就惨了,坐在铁架上,屁股都快颠成八瓣了。

  这下可把前面的赵婷婷乐坏了,她憋着笑,心里总算舒坦了一点。

  “我说婷婷,你就不能挑好路骑吗?这么颠,你自己不难受啊?我的屁股都快被你颠碎了。

  ”身后李二蛋疼的死去活来的声音,赵婷婷实在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声音像银铃般清脆。

  “该,活该,让你整天想着占我便宜。

  哼!”赵婷婷刚说完,突然惊呼了一声。

  自行车的前轮一下压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赵婷婷差点没扶好车把。

  连自行车都差点颠飞起来。

  车后座上的李二蛋实在找不到东西抓,只能一下子紧紧的搂住了前面赵婷婷的小蛮腰。

  否则他就飞出去了。

  “好软!”搂着赵婷婷的小腰,李二蛋心里惊叹。

  此刻的赵婷婷本来想腾出手来削李二蛋,可是这路面实在是太颠了,一个手扶车把根本扶不住,她只好两只手用力扶住才不至于摔倒。

  但这也助长了李二蛋的咸猪手。

  抱着赵婷婷更紧了。

  然后还把脸也贴在了赵婷婷的后背上。

  那滑滑的触感让他一阵陶醉。

  “婷婷,你这身上可真香!”“李二蛋,把你的臭手拿开!”赵婷婷一边喊着一边目视前方。

  生怕一分神就容易连人带车摔倒。

  “婷婷,我不能松开啊,我一松开就得被颠到车轱辘下面去了。

  ”李二蛋的手,还偷偷的在赵婷婷腰间抓了几下。

  不过被颠簸掩盖住了,赵婷婷也没注意。

  “这小腰手感又滑又软啊!”李二蛋心里暗暗叹道。

  本来赵婷婷被李二蛋抱住,心里很抗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李二蛋的脸贴在她后背上的时候,她的腰间渐渐地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让她仿佛触电了似的。

  “真讨厌,我怎么会对李二蛋这臭小子有感觉的?好在这小子不知道,否则真是羞死人啦。

  ”赵婷婷的心里纠结的想着。

  其实赵婷婷在城里读大学三年,因为长相漂亮,追她的男生很多,但是怕影响学习,所以她全都一一拒绝了。

  毕竟她也是个大姑娘了,所以偶尔也会忍不住浏览一些小网站,以满足那种空虚的心灵。

  谁知越看那种小片子,赵婷婷身体里的欲望反而越积越高。

  无处发泄这种欲望,所以这么久一直在身体里面积压着。

  今天被李二蛋男人的手臂这么一抱。

  顿时有要爆发的趋势。

  就在这时,颠簸的路面终于过去了,自行车已经进了村子。

  路面顺畅了之后,还没等赵婷婷说话,李二蛋就自觉的松开了她的腰。

  倒是让赵婷婷多少有些意外。

  “婷婷,刚才不好意思啊,实在是车子太颠了,一时情急才抱你的。

  你别介意啊。

  ”李二蛋突然态度转变,赵婷婷也有些纳闷。

  (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李二蛋,这话可不像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啊。

  ”“婷婷,你看咱们俩抱也抱了,嘴也亲过了!要不你就答应跟我处对象呗。

  ”“李二蛋,你还好意思提那件事?占我便宜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婷婷,毕竟咱俩都有了亲密接触了,你看你还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赵婷婷此刻也是有点无语,从来没见过李二蛋这么不要脸的。

  她也是想为难一下李二蛋,让他知难而退。

  于是说道:“行,那我就给你个机会。

  我爹当村长这么多年,一直想给咱们村修一条公路,连到山外面去,然后把小学重新盖个新教学楼。

  只要你做到这两件事,我就考虑跟你处对象,咋样?”“行啊,就这么简单?你等着。

  我一定把这两件事办了。

  到时候你可不许反悔。

  ”李二蛋嘴上虽然说的轻松,但是心里也知道如果以他现在这样领救济款过活,恐怕这一辈子都别想娶到赵婷婷了。

  听李二蛋的语气,赵婷婷一阵无语。

  算了,她也懒得跟李二蛋较劲。

  先不说盖教学楼的事,就是修条公路,就得花个几十万。

  这么多钱,李二蛋砸锅卖铁也拿不出来,所以理论上,她永远也不可能嫁给李二蛋。

  自行车很快就拐到了李二蛋家门前的村路上。

  远远的看去,似乎有个人正站在李二蛋家的门口,手里还拎着个水桶。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赵婷婷和李二蛋两人快到门口的时候,才看清原来是牛美丽。

  一见是她,赵婷婷不由的微微皱了一下眉。

  因为赵婷婷的老爹赵前进是村长,而牛美丽的男人魏大国是候补村长,所以两家向来是面和心不合,走动也很少。

  看到牛美丽,不由的猜测起她怎么会跑到李二蛋家门口来。

  早就听村里人说这牛美丽经常和野男人在苞米地里打滚,这次难不成是看上李二蛋了?“牛婶,你咋在这呢?”李二蛋从自行车后座下来问道。

  牛美丽赶紧笑盈盈的走过来。

  看到李二蛋是坐着赵婷婷的自行车回来,牛美丽眼神里不由的闪过了一丝诧异和警觉。

  “赵婷婷这死丫头没想到也挺闷骚的,居然抢在自己前面勾搭上了李二蛋,八层也是看上李二蛋了吧?哼,跟我抢男人,你丫头还嫩点,虽然你比我年轻漂亮,但是比起那方面的技术,你赵婷婷可比我差远了。

  ”心里如此想着,牛美丽脸上不动声色。

  “二蛋,婶子今天也闲着没事,这不寻思过来帮你打扫下屋子。

  你这家里也没个女人照顾,怎么能行呢。

  ”“牛婶,麻烦你这怎么好意思呢!”李二蛋客气着,心里想:这牛美丽不请自来,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难道今天就想在我家跟我滚一次?如果真要是那样的话,自己是要还是不要?“二蛋,你小子这人缘还不错啊,牛婶家住的那么远,还特意跑过来帮你打扫屋子,你的面子可真不小。

  ”这时一旁的赵婷婷把自行车停好后开口说道。

  李二蛋听这话风似乎有点不对,看到牛美丽来自己家,赵婷婷不是吃自己醋了吧?想到这,李二蛋的心里还有点小窃喜呢。

  “呵呵,牛婶也是关心我嘛!”赵婷婷心想:也不知道你真傻还是假傻,还关心你,这骚女人明摆着是想吃了你。

  一个自己男人不行的大骚包,突然来献殷勤,图什么?还不是想跟你那个?心里想着,赵婷婷没说什么。

  反正这事和她也没关系。

  只不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李二蛋身边突然有女人围绕,她心里也有点别扭。

  “婷婷,你还说我大老远来,你不也是骑着自行车驮二蛋回来的吗!你该不会是和二蛋处对象了吧?”牛美丽听到赵婷婷的话似乎有点冷嘲热讽的意思,心里有点不爽。

  但当着李二蛋的面,她也不好发作。

  “牛婶你想多了,没有的事。

  要不你们聊着,我就回去了。

  ”牛美丽在这,赵婷婷也实在没什么话聊,便骑上自行车走了。

  “二蛋,你快把院门打开,我这拎着水桶怪沉的!”李二蛋纠结了一下,牛美丽这骚娘们儿大老远跑来一定必有所图。

  也无所谓,反正这大白天的,她就算再饥渴难耐,还能吃了自己咋的?这娘们要帮自己打扫屋子,就让她扫好了。

  一念至此,李二蛋便打开了院门,牛美丽拎着水桶也跟着进了院里。

  她先将这院子里的脏衣服都泡在了水桶里。

  又用抹布沾了水,像模像样的帮李二蛋擦着窗户。

  “二蛋,早饭还没吃呢吧?”“还没呢,早上帮乡亲们浇麦田,所以回来晚了。

  ”

老刘还没来得及清理身上的粘液,就看到一个人影快速走了过来,一边说还一边摇晃着手机:“萌萌,怕什么?刘教练那个老东西能力已经开始退化了,根本就满足不了你的需求,其实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帮你,毕竟我们都是年轻人,精力旺盛,绝对可以让你瞬间喷出尿液的。

  ”等到来人走到车前,老刘这才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而且还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这座驾校最有名气的一个富二代。

  这小子名叫马东,现在大半夜的,本以为没有人会过来,没想到他竟然跟到了这里。

  老刘想着正准备出去教训一顿马东,可是刚刚抬出去的脚又收了回去。

  马东虽然是个小年轻,可却不是一般好惹的主儿。

  他是驾校老板的小舅子。

  而且家境显赫,在附近有不少小弟,平常说是来这里练车,起身是为了勾搭一些小女孩。

  更加重要的是,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喜欢给各个教练找事儿,而且一个月换三个教练是常有的事儿。

  马东老早就已经注意到了韩萌萌,可是韩萌萌不怎么搭理他,让他非常不爽。

  更是看到韩萌萌和老刘有说有笑,让马东恨不得弄死老刘。

  马东对韩萌萌非常喜欢,但韩萌萌练车时一直都是一脸的高冷,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却对老刘这个糟老头子爱慕有加,甚至还动手动脚的,这让马东更是不舒服。

  今天来这里完全是一个巧合,马东勾引到了一个小姑娘,而且和韩萌萌是一个学校一个专业的。

  本来他想要和小姑娘约会,但是去学校的时候正好看到老刘开车来接韩萌萌,而且那时候的韩萌萌竟然穿着连衣裙,让马东非常的兴奋。

  可是看到韩萌萌和老刘上车离开,马东就非常不爽了。

  他妈的,这个骚货,科二没考完大半夜就穿的这么奔放,难道是想要和教练做一些不可描述的肉体交易?他妈的,你让教练干,还不如让我这个年轻力壮而且有钱的人狠狠干上你一顿呢!一想到这里,马东就控制不住的跟了过来,他想要好好看看,韩萌萌是主动勾搭的老刘,还是老刘勾搭的韩萌萌。

  反正不管是谁勾引谁,只要有了证据,他就威胁韩萌萌,将她扔在床上狠狠的干上一番。

  马东刚开始来的时候,只是看到二人抱在一起练车,这心里面就跟打翻了醋坛子一样不舒服。

  本以为二人是干柴烈火已经干到一块儿了,可是没想到老刘却突然下车朝厕所跑去,然后跟着就看到了韩萌萌在车里面将裙子撩了起来,而且还用档把摩擦自己粉嫩花蕊的香艳画面。

  是个正常男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把持不住,马东也是一样,直接就瞠目结舌,裤裆肿胀的立在了原地。

  他很想冲进车里面将韩萌萌扒的一丝不挂,然后将自己比档把还要厉害的硬梆插入她的身体,让她好好爽爽。

  一想到这个地方,马东就(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摸出手机,想先拍几张韩萌萌放荡的照片,然后用照片来要挟韩萌萌陪自己睡觉。

  可谁知道这手机竟然忘记关闪光灯,直接就被人给发现了。

  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马东,韩萌萌知道刚才自己做羞人事情的画面已经被马东拍摄了下来,当下脸蛋羞红,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韩萌萌冷声的时候,马东将车门打开,坐在副驾驶一脸淫荡笑道:“萌萌,这档把多没劲儿,要不要我帮你舒服舒服?”看着马东坐在身边,韩萌萌紧张无比。

  马东的欲望大门早就已经打开,此刻更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兴奋,急忙伸手抓住了韩萌萌的颤抖小手,瞥了眼档把上残存的粘液,笑道:“萌萌,档把又冷又硬的,怎么能比得上哥哥这根有血有肉又温暖的东西呢?你很寂寞吧?要不我现在就在车里面填充你的寂寞吧?”韩萌萌警惕无比的朝后缩了一下,慌忙喊道:“我不寂寞也不难受,你不要碰我,把你的手拿开!”马东已经抓住了韩萌萌的手,就没有想要松开,淫荡笑道:“萌萌,这大半夜的,我见你一个人在这里自己解决生理需求,所以就想满足满足你啊。

  ”韩萌萌一听,急忙把手缩了回去:“你赶紧离开,不然我就要大声喊人了!”马东闻言阴森森笑了起来,眯着眼睛问道:“你想要喊人?现在黑灯瞎火的有谁?难道是让老刘那个老不死的把你从我手中救走?”说完,也不等韩萌萌回过神来,马东伸手探了过去,作势就准备把韩萌萌的衣服扯下去。

  韩萌萌被吓得差点喊叫出来,她今天出门着急,并没有穿内裤。

  如果真的被马东直接脱了衣服,那根本就没有离开的可能性。

  “你住手,不要这样……”眼瞅着自己的衣服就要被撕扯下来,韩萌萌脸色瞬间苍白起来,两片因为惊吓而苍白的嘴唇开始颤抖起来。

  马东猥琐的看了眼韩萌萌的裙子下面,吃惊的发现这骚娘儿们竟然没有穿内裤,顿时裤裆坚硬无比,口中却骂了起来:“他妈的,还以为你是个清纯的大学生,没想到竟然是个搔货,大半夜跟一个老不死的在这里黑灯瞎火瞎鬼混,还他妈没有穿内裤,便宜了那个老不死的,倒不如便宜了老子,今天看老子不插死你!”老刘车车外面看得一清二楚,一口一个老不死的喊得他非常生气。

  马东根本就不知道韩萌萌还是个处子,而老刘早就看出来韩萌萌未经人事,这种紧致的小处女必须要自己开苞,不能便宜了这个混蛋小子。

  想着,老刘诡异笑了一声,阴着脸悄悄摸摸的走了过去。

  二十年前的老刘能将混混打的过上晚年生活,手段也非常的毒辣。

  而且在吃了二十年的牢饭,在里面能坚持过来,完全就是靠着自己的拳头撑过来的,加上他在里面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手段更是无比的残忍。

  马东只想着干了韩萌萌,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正朝他袭来。

  就在他抓住韩萌萌胳膊,另外一只手准备摸到裙子下使劲儿扣动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后脑勺一阵刺疼,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一个闷哼就趴在座椅上。

  韩萌萌见老刘站在车窗外面,这才反应过来,是老刘在关键的时刻挺身而出,将马东给打晕过去了。

  见危险已经解除,韩萌萌直接就哭了出来:“刘教练,你可算是来了,你要是稍微来迟一点,我就被这个家伙给糟蹋了……”说着,韩萌萌直接就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老刘叹了口气,随意瞥了眼已经昏迷不醒的马东一眼,沉声说道:“我当时哪儿来的混当小子,想不到竟然是马东,真不是个东西,竟然敢在这里调戏良家妇女!”韩萌萌红着脸说:“刘教练,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这里,而且还想要糟蹋我。

  也幸亏刘教练赶了过来,不然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的……”老刘见韩萌萌看着自己的表情有些爱慕,心里面瞬间激动起来,再次低头瞥了眼马东,心中冷笑连连:“马东啊马东,也真亏你来了,让我有了英雄救美的机会,以后可得长点心,别便宜了别人,惨了自己!”他寻思完说:“萌萌,别紧张,把他拖出去扔在地上,我送你回去好了。

  ”韩萌萌从紧张中回过神来,看着一动不动的马东不安问:“刘教练,他会不会死掉了?”老刘摇头:“放心,我的力道掌握的非常不错,他是不会死掉的。

  ”也不等韩萌萌吭声,老刘就把马东从车里面拖出去扔在了地上。

  韩萌萌急忙从车上下来,从马东手中拿走手机,面色绯红说:“刘教练,你先等等,刚才他偷拍了我的照片,我要删掉,不然等他醒来,我就惨了……”老刘应了一声,等韩萌萌处理完照片后便催促道:“好了,赶紧上车吧。

  ”送韩萌萌回去之后,老刘顿时空虚寂寞起来。

  买了瓶白酒和一包花生米,回到房间便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

  半瓶酒下肚后,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刘教练,你在吗?我有点事情想要找你帮帮我。

  ”这缕声音无不有人,听得老刘心痒痒。

  她急忙将门打开,可没想到外面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想要让老刘干了自己的房东宁姐。

  一看是宁姐,老刘瞬间就拉了张脸,不爽问道:“房东,你别急,等工资发了我就给你房租,现在都大半夜了,我们孤男寡女的在一块儿会被别人误会,你还是回去睡觉吧。

  ”宁姐咯咯一笑:“说的这么见外干什么?而且我可不想要钱,我想要的是……”话没说完,宁姐就大步走了进来,而且还一个劲儿的瞄着老刘的裤裆。

  老刘知道宁姐的想法,却装傻充愣问:“你想干什么?”宁姐一脸无奈说:“我手机坏了,就是想让你帮我看看手机,搞得我好像做贼的一样。

  ”宁姐说着就拿出了手机,可是一看上面的内容,老刘的鼻血差点喷了出来。

  手机屏幕上,一对一丝不挂的男女忘情的结合在一起。

  老刘瞬间浴血沸腾,直勾勾盯着屏幕上正跪在女人身后疯狂抽动的男人,眼睛都移不开了。

  宁姐见状,用身子蹭了蹭老刘:“刘教练,我的手机是不是中毒了?怎么有这种东西?”“我不知道……”老刘回过神,急忙后退,却一个趔趄朝床上倒去。

  眼瞅着就要摔倒,老刘本能伸手抓住宁姐,可是宁姐根本就没有办法拉扯住老刘,一个趔趄也倒了下去,正好压在老刘身上。

  “刘哥,我还难受,你就要了我吧,我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宁姐一边说一遍拿出一颗药丸就塞到老刘口中。

  老刘本能咽了下去,紧张问:“这是什么药?”“万艾可啊。

  ”宁姐魅惑笑了一声。

  “你……”老刘吓了一跳,想要推开宁姐,可是酒劲儿上来,根本使不出太多厉害。

  老刘绝望的眼睛流出了眼泪,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吃了二十年的牢饭,等出狱之后,自己没有去找女人,反而女人找上门了。

  没一会儿,万艾可药劲儿发作,老刘只感觉浑身燥热,而且裤裆处的钢枪也越来越坚硬……“赵哥,你开了这么多年的车,可没有开过我这辆车吧?我可很久没有被人发动过了,保证动力十足,润滑也非常不错,让你开了之后还想开呢!”宁姐妩媚说完,双目含情,直接将老刘的衣服扯了下去……宁姐身材虽然已经有点走样,但手上力气实在不小,就连撕衣服也这么顺手有力。

  她撕掉老刘的上衣之后,把所有的力气都压制在了老刘身上,身体一拱一拱地蹭着老刘,口中发出销魂的声音。

  老刘心里憋屈又无奈,只能像良家妇女反抗暴力一样,徒劳的挣扎……这时候,老刘身上酒劲药劲一起上来,身体又软又烫,唯独那里坚硬如铁。

  宁姐骑着老刘扭了一会儿,便有些忍不住了,三两下便把老刘的裤子脱去,露出她朝思暮想的那玩意。

  随后,宁姐一脸贪婪的看着那儿,自己便撩开裙子,迫不及待的坐了上来。

  四十来岁的女人,需求旺盛得简直不得了,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让老刘把自己填满,然后自己把老刘榨干!眼看着宁姐丰腴的臀部张开,马上就要把自己控制不住的火热纳入其中,老刘忍不住在心里骂娘,嘴上却恳求道:“老妹儿,你别这样啊……强扭的瓜不甜!”硬的不行,老刘只好来软的。

  “甜不甜的没事,反正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先破了你这个老瓜!”宁姐一边说,一边丝毫不肯放松对老刘的进攻,眼看着就找到位置要坐上来。

  天啊!救救我!老刘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身体虽然火热,而心底却一片荒凉。

  也不能怪宁姐**熏心,她自从离婚以后已经空旷了好些年,正处在这如狼似虎的年纪,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安慰,日子难过啊!自从无意中看到老刘洗澡,窥到他那无比硕大的本钱,就连软着的时候都比她年轻时候找的老公要大上几分,她就动了心思,想跟老刘勾搭到一起去。

  谁知道老刘虽然又穷又老,可是眼光可不低,怎么都不愿意跟她凑合凑合。

  眼看着身边的同龄人都有老公滋润,可是偏偏老刘这块肥肉她看得到吃不着,她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搞了点烈性伟哥,准备把老刘给强了。

  眼看着马上就要被“毁了清白”,老刘一咬牙,腾出手来、假装迎合抱住宁姐,却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宁姐的脖子上!宁姐哼都没哼,便倒了下去。

  老刘急忙把宁姐推到一边,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吧嗒吧嗒的高跟鞋声。

  那声音到门口之后停了下来,老刘房门没顾得上关,半开着,她探头进来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好跟上身破烂、下身露鸟的老刘四目相对。

  “教练……你咋不穿衣服……”香香神色略显尴尬,不过倒也没乱了方寸,总体看着还挺淡定,好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

  老刘急忙提好裤子,看着门口站着的姑娘浓妆艳抹,带着不羁和放纵的艳丽,慌忙说道:“香香,你下班啦!”这女人,便是与老刘合租,同时也在老刘班上学车的香香。

  香香这时又看见沙发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宁姐,惊讶的问:“教练,你跟宁姐这是在干啥呢……”老刘欲哭无泪的说:“我跟她能怎么样啊!她喂我吃伟哥、对我霸王硬上弓,我没办法,只能把她打昏了……”香香听到这里,扑哧一笑:“教练,宁姐喜欢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刚好也没个对象,不如就跟她凑合凑合得了!”宁姐这个人比较八卦,老刘也没少听她指桑骂槐,说她在外面**。

  不过老刘倒是从来不带有色眼镜看人,一向都对她和蔼可亲,照顾有加,而且她还在老刘班上学车,所以两人关系也算不错。

  香香的工作时间确实比较特殊,每天到半夜12点都才回来,此刻正是她下班回来的时间。

  老刘哭丧着脸说:“妈的,快别提了,老子忍了几十年的贞操,差点让这娘们给我强了,真是气死我了!”“哈哈哈!那您也太搞笑了!”香香笑的前俯后仰,调侃道:“教练,真看不出来您的魅力这么大,都让宁姐不惜上门强迫您!”老刘气的直跺脚,结果裤子没弄好,一下子又秃噜下来,在香香面前再次露出了那里。

  香香不由自主的一看,刚才离得远没看清,现在离近了看,发现老刘那个东西又大又粗,比她平时接的所有的客人中的都要大,不由地瞪大了眼睛,惊呼道:“您……本钱这么足吗?”

海哥伸手指了指上头,神秘兮兮地说道,“这郑姐,可是跟大老板都平起平坐的人物。

  ”我眉头一挑,心里倒吸一口凉气,我滴乖乖,没想到郑姐的来头那么大。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在会所的休息室,等候着上钟。

  要知道,在会所上班,除非是客人指定的,不然的话,都是要按照顺序,也就是工作号来的。

  像叶飞跟李轩这样子的老人,手里头都有固定的客源,根本不愁没生意,而我这样子的新人,就不一样了,只能够等候。

  直到快要下班的时候,我迎来了人生的第三个客人,似乎是一个难缠的客户,已经换了好几波人了,对方都不满意。

  第一单生意,简直不堪回首,想起那丑女人,我到现在浑身都打哆嗦,鸡皮疙瘩掉一地啊,不过,郑姐这一单,到是给我了很大的安慰。

  要是每次来的客人,都像郑姐这样子的大美女,那该有多好啊!不过,我这也就是想象,来这里玩的客人,大多都是寂寞,空虚,有钱的富婆,像郑姐这样子的美少妇,那是可遇不可求的。

  当然了,不管美丑,做我们这一行,没有选择的余地,哪怕就是一个丑八怪,除非客人看不上你,不然的话,你就算是硬着头皮也得上,而且,还要面带笑容。

  很快的,我就走到了包厢门口,我整理了一下衣衫,敲了敲门,包厢里,立马传来了一道声音,“进来吧!”我推门而入,挤出招牌式的笑容,躬身道,“您好,我是8好技师,很高兴为您服务,您对我还满意吗?”说完,我抬起头来,如果客人不满意,我只能离开,换另外一个人上,这就是会所的规矩。

  而这时候,我才看清楚,客人的相貌。

  从容貌上来看,我判断不出她的具体年龄,因为她脸上的妆很浓,不过从五官上来看,不是很美,但是绝对不丑。

  特别是她的身材,很正点,胸前非常有料,属于那种奶牛级别的,而且,穿着非常性感,小短裙,黑色渔网丝袜,这打扮,绝对能够勾起男人的欲望。

  “就你吧!”女人眯了眯眼,淡淡笑道,从她的眼神之中,我可以看出,她对我还是很满意的。

  随后,我关上了门,准备为女人服务,不过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非常的奇怪,怎么说呢,好像并不是什么良家少妇……她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之间,都充满了风尘的气息,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而且,她身上还喷洒了很多香水,很劣质的那种,非常难闻,一般这样子香水,只有那些夜场的小姐,才会使用。

  我入住的小区,就有许多在夜总会上班的女人,每次进入电梯时,都会闻到这种气味,所以,对于这样子的气味,我很敏感。

  “小帅哥,快来吧!”女人挑逗似的看了我一眼,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冲我勾了勾手指头,同时,还抬起长腿,示意我过去帮她脱丝袜。

  对于客户的要求,我自然是需要满足的,而且,这女人的身材真的很正点,我也乐意效劳,再说了,管她是不是做小姐的,反正来了这里,还不是为了放松。

  海哥也跟我说过,来这里的客人,什么样子的都有,一些寂寞的少妇,还有二奶啊,有时候一些小姐,偶尔也会过来娱乐一下,体验一番被人伺候的感觉,找一下存在感。

  我走到女人的身边,微微躬身,还不等我有所动作,女人的腿直接夹在了我的肩膀之上,这一举动,直接让她裙底下的风光,全部都暴露在了我的视线之内。

  我的呼吸都为之一窒,眼睛瞬间瞪得滚圆,心脏都砰砰的快速跳动起来,这女人,穿的居然是非常性感的丁字裤,就只有那么一小块布料,根本包裹不住重要的部位。

  “小帅哥,别急啊,等下姐姐我让你看个够。

  ”女人发现我一直盯着她裙子底下看,也不生气,反而非常满意的样子,还用另外一只脚,在我的胸口来回磨蹭着。

  我喉咙滚动,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连忙收回了心神,开始为女人脱掉丝袜,说真的,这种感觉,非常刺激。

  给女人脱衣服,一件一件的剥掉,也是一种异样的享受。

  “别停,继续!”女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冲我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我为她将小短裙也给脱掉,我也没有客气,直接将她那黑色的小短裙,从大腿上给褪了下来。

  刹那间,那黑色的丁字裤,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紧跟着,是上身的衣服,就这样子,女人最后身上只剩下了三点式。

  (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小帅哥,想不想,姐姐继续脱啊?”女人站起身来,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对我吐了一口气,我尴尬的笑了笑,“只要姐喜欢,都可以。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341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424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22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471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270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409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39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c.aspx?4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