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媚 藥 痴漢,新手必看

说到这,李桂芝似有意似无意的瞄了眼被陈二宝撑起来的被子,接着道:“其实,其实妈早已经想好了,大宝不行,就让二宝顶上,大宝是我领养的,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二……二宝?这话一出,林岚再次吓到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的身体猛地一颤,夹紧了双腿(姐弟乱性)。

  “呃!”陈二宝在被窝里躲了半天,本来就憋得够呛,林岚这一夹不要紧,他猝不及防,感到脖子一阵生疼,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虽然不大,却清晰可闻。

  “小岚,你这是?”李桂芝自然也听到了陈二宝的哼声,再次疑惑的看向林岚拱起的被子。

  “啊,没……没什么。

  ”林岚冷汗都冒出来了,咳嗽了一声,连忙搪塞的道:“我今天肚子难受,刚才就跑了好几趟厕所,估计跑的次数太多,肚子有些空,所以……”“哦,原来这样。

  ”李桂芝恍然的点点头,脸上却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一脸关切的道:“既然这样,那妈给你揉揉?”“不……不用。

  ”林岚连忙摇头,“我现在好多了,晚上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妈,你不用担心。

  ”“那好吧。

  ”李桂芝点头,可脸上玩味的笑意却更浓了,不过她却没继续说啥,而是问道:“小岚,那妈刚才给你说的事?”“妈,这真的不行。

  ”林岚脸红耳赤的拒绝。

  “小岚,妈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你也不用现在就回答妈。

  ”李桂芝察言观色,想了想说,“妈也不瞒你,其实……这主意是大宝提的。

  ”“什么?”林岚一震,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不可能,大宝他怎么会……”“这种事,妈还能骗你吗?”李桂芝苦笑一声,无奈得道:“为了老陈家,也为了堵住村里的闲言碎语,大宝愿意牺牲,妈也只能同意。

  ”“可是……”“妈知道你心里有疑虑,要不,你给大宝打个电话问问?”说着,也不等林岚答应,李桂芝随手拿起林岚放在床头的手机,点开屏幕,翻出陈大宝的号码拨打过去。

  “妈,你……”林岚想拦,却晚了一步,眼瞅着电话就要打通,不知为何,她突然莫名紧张起来。

  其实,林岚心里是想给陈大宝打电话问问的,借种这事直接关系到她的清白,然而,对于电话打通后,该怎么询问,她却没有想清楚。

  更重要的是,看刚才李桂芝言之凿凿的样子,借种的主意应该真是老公出的,如果他再追问,自己是该同意,还是拒绝呢?就在林岚纠结的时候,电话通了,李桂芝打了个招呼,就将手机递给林岚,示意道:“小岚,大宝想跟你说话。

  ”犹豫了一下,林岚才接过电话。

  “大宝,我有个事想问你……”“……”几分钟之后,林岚挂断电话,满脸羞红低下头。

  “小岚,大宝怎么说?”李桂芝明知故问。

  “大宝他……”林岚脑袋垂的更低了。

  “小岚,其实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好的。

  ”见林岚的态度不再坚决,李桂芝趁机道:“俗话说的好,肥水不落外人田,平时你和二宝也不生分,你俩来总比便宜外人要好……”外人?听李桂芝话里的意思,似乎如果林岚不答应和陈二宝生娃,她还要找别的男人过来。

  真的那样,林岚当然选择陈二宝!对于李桂芝抱孙子的想法,林岚一清二楚,知道一时半会说服不了李桂芝,而且陈二宝藏在被窝里头时间也不短了,李桂芝再不出去,万一发现什么猫腻,那可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于是,林岚思前想后,当务之急,还是得先安抚李桂芝,把她哄走,然后再想别的办法。

  “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呀?”林岚故意放软态度。

  “小岚,你放心,传不出去的。

  ”一看林岚好像答应了,李桂芝立刻喜上眉梢,拍着巴掌保证的道:“这事儿你不说,我不说,大宝不说,还有哪个会知道?”“可二宝他……”“二宝更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嘱咐他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林岚摇着头道:“我是说,就算我同意,二宝他能答应吗?”“他敢不同意!”李桂芝瞅了下床上那拱起的被子,笑了笑道:“我明天就跟二宝说,只要你同意,他绝对不敢说半个不字。

  ”被窝里头,陈二宝将李桂芝的话听的一清二楚,震惊之余,就是巨大的疑惑,他怎么也想不通,大哥作为一个男人,即使自己不能生,又怎么会主动提出让别的男人来染指嫂子呢?难道仅仅就是给老陈家延续香火?陈二宝现在都十八了,农村结婚早,娶媳妇也就这一两年的事,他自然能生,老陈家的香火绝对不会断,为何要多此一举?所以,在陈二宝看来,他哥的脑袋要不被驴踢了,要不就是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隐情。

  “妈,你还有别的事吗?”林岚打了一个哈欠道:“我真困了,咱明天再说好吗?”“好。

  ”李桂芝目的达到,一口答应,说着起身向门口走去。

  呼!林岚和陈二宝都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林岚还好些,腿架在陈二宝的肩膀上,不是很吃力,可陈二宝就不一样了,跪在林岚的两腿之间,再被林岚的腿这么一夹一压,刚开始还挺享受,但时间一长就有些吃不消了。

  李桂芝前脚刚走,陈二宝就迫不及待的想从被窝里头钻出来。

  可无语的是,陈二宝刚要动,走到门口的李桂芝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停下脚,冷不丁的回过头……“妈,你……”陈二宝看不见,可林岚看的一清二楚,李桂芝突然的举动差点把林岚给吓傻了,倒吸一口凉气,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慌乱之余,她身体前倾,伸出手一把摁住还在动的陈二宝,尴尬的道:“这腿抬了太久,有点儿麻。

  ”“麻了吧?”李桂芝笑了笑,盯着被子,似乎话里有话,“妈就是想提醒你,你腿抬了那么久,我看着都累,赶紧放下来活动活动。

  ”“知道了。

  ”林岚连连点头。

  “那妈回屋了,你也早点休息,养好身体,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说着,李桂芝冲林岚笑了笑,终于出去了。

  不会被发现了吧?不知为何,看到李桂芝脸上意味深长的微笑,林岚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嫂子,妈走了没?”就在林岚愣神的时候,陈二宝问道。

  “哦,走……走了。

  ”回过神,林岚连忙松开手,心里头又是羞涩。

  刚才陈二宝就藏在被窝里,显然,李桂芝说的借种生子的事肯定被他听的一清二楚,现在李桂芝一走,房里头只剩下林岚和陈二宝两个,而且两人的姿势还这么暖昧,不尴尬才怪。

  更重要的是,两人做那种事已经得到李桂芝和陈大宝的首肯,只要两人愿意,完全可以趁热打铁,今天晚上就一起睡,把生娃的事儿给办了。

  “嫂子,现在怎么办?”那半根黄瓜还在林岚的体内,经李桂芝刚才那么一闹,现在陈二宝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只能问林岚。

  “你说怎么办?当然是继续了。

  ”不该看的不该摸的,全都被陈二宝看了摸了,事到如今,林岚可不想半途而废,说完,她一脸羞涩的低下头。

  看着林岚羞涩的样子,陈二宝心里头的火苗蹭蹭蹭的往上窜,这不是成心勾人犯罪吗?他使劲的咽了咽口水,说道:“那嫂子你把腿分开点……”林岚轻轻的打开了腿,那地方再一次暴露在陈二宝面前,陈二宝呼吸急促的将手伸了过去。

  随着陈二宝的动作,林岚呼吸急促,浑身轻颤,口中忍不住轻吟了一声:“啊!”听到这勾人的声音,陈二宝浑身像打了鸡血一样,手指不自觉的一用力。

  “啊!”林岚怪叫一声,瘫软的倒在了床上。

  黄瓜,终于拔了出来!可林岚非但没有感觉到舒服,反而愈发的难受起来,双腿不自觉的扭了一下。

  陈二宝也是浑身燥热,反正刚才母亲已经说了要借自己的种,为啥不现在就把事情给办了?“嫂子,要不我们继续?”陈二宝目光炙热的盯着林岚。

  林岚正浑身难受,听到这话,不自觉的抬头,一眼就看到陈二宝裤裆里鼓鼓的,想到厕所里头的那一幕,要是把那里放进来……沉默就是默许,陈二宝看林岚没吱声,心中大喜,迫不及待地扑向秀色可餐的嫂子……“不行!”眼看着陈二宝就要摸上林岚的胸前,林岚忽然一巴掌拍掉他的手,“二宝,我……我不能对不起你哥。

  ”说着,她双腿一蹬,语气强硬的道:“好了,你快点出去!”“哎哟,嫂子,你这是过河拆桥呀。

  ”幸好陈二宝还没有色心上头,还没等林岚蹬到,他就赶紧一倒,掀开被子的一角,钻出了被窝。

  林岚一把被子盖好,瞪了下陈二宝,伸手一指门口,蛮横的道:“我就过河拆桥了,你现在马上给我出去。

  ”陈二宝本来想走的,可一看林岚羞涩的脸色,他突然有些舍不得出去了,一扭屁股坐在床沿,坏笑的道:“我还就不走了,反正咱妈和大哥也想让我跟嫂子一起睡。

  ”“你!”“嫂子,你要是不好意思,可以像刚才一样,咱把灯关掉。

  ”“我……”林岚脸色通红,快哭了。

  我去,玩笑似乎开的有点儿大了。

  陈二宝见势不妙,哪敢再得寸进尺,连忙解释道:“嫂子,你不要生气,我和你开玩笑呢。

  ”说着,陈二宝很识趣的从床沿站起,尴尬的道:“那个,嫂子你休息,我出去了。

  ”林岚没吭声。

  不过陈二宝走到门口,却突然回头,举起手里那半根湿淋淋的黄瓜,问道:“嫂子,这半根黄瓜你还要不?”他也不等林岚回答,就咬了口黄瓜,咯嘣脆。

  “你给我滚!”看到这一幕,林岚又羞又怒。

  一夜无眠。

  林岚,陈二宝,包括李桂芝在内,都没有睡安稳。

  第二天一大早,林岚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就上班去了,而陈二宝吃完饭,正要去诊所,却被李桂芝给叫住了。

  “二宝,你等一下,妈有话对你说。

  ”李桂芝生怕陈二宝跑了似的,上前俩步拦住陈二宝的去路,伸手一指餐桌前的凳子,示意道:“你坐好。

  ”陈二宝自然知道李桂芝要说啥,装模作样的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然后一拍额头,撒谎道:“妈,我还约了个病人,时间就要来不及了,我得赶紧过去,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话落,不等李桂芝同意,陈二宝绕过她就走。

  “站住!”苗翠花一声大喝。

  “妈,我真的约了病人,赶时间……”“编,你接着编。

  ”李桂芝仿佛早就看穿了陈二宝的心思,哼道:“我告诉你,今天没有我的同意,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以后就不要叫我这个妈!”李桂芝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二宝哪里还敢执意走,只好乖乖的坐回凳子上,明知故问的道:“妈,你究竟有什么要紧事,非得现在说?”“当然是大事了。

  ”李桂芝也拉过一张凳子坐在陈二宝的对面,似笑非笑的问:“二宝,你觉得,你嫂子咋样?”“好啊。

  ”这话,陈二宝是发自内心的。

  林岚不仅长得漂亮,平时更是孝顺,自打嫁进他家,从没和李桂芝红过脸,更别说吵架了,平时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是先紧着李桂芝,对陈二宝也是关爱有加,这样的儿媳妇上哪去找?“那你嫂子如果有难处,你帮不帮?”李桂芝又追问。

  “帮,肯定帮!”“真是妈的好儿子。

  ”一听这话,李桂芝顿时脸上一喜。

  陈二宝翻了翻白眼,试探性的问:“嫂子不是好好的吗?能有什么难处让我帮的?”

“不用再脱了,就这样子就行。

  ”孙萌萌还想要将自己的内.衣脱下来,杨修赶紧弄制止了起来,因为现在孙萌萌的状况有些严重,也不能耽误,杨修现在完全就没有心思占孙萌萌的便宜,他让孙萌萌趴在床上,在她纤细的腰上插上了一组穴位,孙萌萌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声音,这声音还是让杨修有了些激动的感觉。

  这孙老师叫声真好听,在床上做运动的叫声,一定更加好听,杨修心里估摸了一句,心里更加对孙萌萌有了些想法。

  “好了,我现在就带你去卫生所,给你洗胃,被衣服穿好。

  ”杨修收好了银针,等孙萌萌穿好了衣服后,将自己的后背贴了上去,孙萌萌也明白杨修是什么意思,有点害羞的说道;“这样子,这样子不好吧?我自己可以走。

  ”“上来吧,没事,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个什么劲儿。

  ”杨修装模作样的数落了孙萌萌一番,也不管孙萌萌答不答应,拉着她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背着他就往学校的门口的方向走去。

  到了学校门口,卫生所的车子就停在那里,杨修将孙萌萌送到了车上,正好看到了边上的所长,走到了他的跟前,跟着他说了起来道;“这不是一起简单的食物中毒,应该是有人蓄谋投的毒,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个人投毒。

  ”“要是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应该报警,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即使是知道是有人投毒,没有证据,报警也没有什么用。

  ”所长在边上,跟着杨修解释了起来。

  孙萌萌中毒这件事情,杨修能感觉到,就是有人要诬陷自己,因为孙萌萌的病是杨修负责的,村里人都知道,这次投毒肯定是想要诬陷杨修,只要孙萌萌生病了,大家肯定会怀疑,是杨修没有给孙萌萌治好病,她们就有把柄说杨修是个半吊子的郎中,到时候,在村里杨修那是彻底混不下去了,所以无论如何,杨修都要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杨修心(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里有了怀疑的对象,那就是村长,因为杨修把他儿子的手弄脱臼了,所以才会想到,用这个方法来报复自己,想要拆了杨修的招牌。

  “证据,应该有的,你等等,我问孙老师几句。

  ”杨修想到了问题所在,就上了车,跟着孙萌萌就问了起来道。

  “你跟同学吃的东西是什么?”“学校的师傅,知道我生病了,特意给我做了一道红烧鲤鱼,我一个人吃不完,就分给同学们吃了,也正因为这样,害得那些同学跟我受苦了,我对不起那些学生。

  ”孙萌萌有些自责。

  “没事,去卫生所洗一下胃就好了,你跟所长去卫生所,等一下,我在过去,给你好好看看。

  ”杨修跟着孙萌萌说了一句,然后,就往学校的食堂跑了过去。

  进到了食堂,杨修就问厨房的师傅,今天孙萌萌吃的菜还有没有剩下的,那个师傅,从饭桌上,端出来了两盘菜,一盘是青菜,另外一盘正如孙萌萌说的——红烧鲤鱼。

  杨修看了看那盘红烧鲤鱼,上面只剩下一个骨架,但是边上还是有些配菜在上面,杨修看到了边上还有一小段葱,和一些番茄汁,但是汤底下,杨修看到了一些类似于青菜的残渣,杨修用手指沾了点汤底,自己尝了一下,尝到了那汤底里面,有一股甘草味。

  “这红烧鱼里面,你放了甘草进去?”杨修看向了那个厨师,跟着他问了起来道。

  “甘草?没有啊,我只放了番茄和葱进去,甘草是什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厨师表示自己冤枉,跟着杨修问了起来。

  “甘草是中草药,他跟鲤鱼一起吃,会引起中毒。

  ”看这个厨师的模样,杨修也知道不可能是他投的,就跟着他问道;“你做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人进来,或者你有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出入厨房。

  ”那个厨师仔细的想了想,跟着杨修回答道;“有啊,有一个小伙子来过厨房,他说他是学校之前的厨师,现在回来拿点东西,我那会儿有点忙,就让那小伙子帮我看了一下火。

  ”“之前的厨师?”“对啊,他是这样跟我说的。

  ”那师傅很肯定的,跟着杨修回答着。

  听到了这个,杨修心里有了答案,之前的厨师,杨修知道的,也就只有村长的侄子——大强,他就是学校之前的厨师,只是不知道后来因为为什么事情,被校长撵走了,现在杨修基本上可以确定呢,就是大强干的。

  “好,帮我找个袋子,我要把这个带走,这个是证据。

  ”那个师傅听了,也很配合样修,现在学校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要是追究起来了,他也脱不了关系,现在听到杨修说,这件事情可能是其他人做的,这让他心里,有了些小小的安慰。

  杨修带着那红烧鱼,来到了卫生所,将那盘菜放在了所长的面前,跟着所长说道;“所长,刚才你说,没有证据报警也没有用,但是我现在告诉你,证据我找到了,我还知道是谁做的,现在可以报警了吧?”“那你说说,这件事情谁做的?”所长在边上,整理着资料,冲着杨修问了起来。

  “还能有谁,村长的侄子,刘大强啊。

  ”杨修脱口而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所长讲了起来。

  很简单,村长的侄子,也就是刘大强,是之前学校的厨师,但是因为一些事情被校长辞退了,刘大强怀恨在心,就想要趁机报复一下,所以才会在菜里面投毒,杨修觉得这个刘大强,想得还真周全,这样做不但报复了学校,更是报复了自己,杨修能想到的,就是村长可能也知道这件事情,也有可能是暗中唆使溜达啥那么做,都有可能。

  “所长,报警吧,这种人太可恶,太阴险歹毒了,这次他只是放甘草,下一次说不定就会放老鼠药了。

  ”杨修催促着所长报警,一是为了给村长她们一家,来一个下马威,而是给孙萌萌讨回一个公道。

  “所长,这件事情,与我们卫生所无关,而且单凭这一己之词,也不能判断这是人家大强投的毒,很有可能是那厨师,不了解那些菜跟那些菜,吃了会引起中毒呢?”边上的医生杨智,插话道。

  这个杨智,杨修见过几次面,要是记得没错的话,杨智是刘大强的同班同学,而且两个人似乎关系还不错。

  “你是什么意思,现在证据确凿,再说了,那个大叔是个厨师,老师们没有特殊要求,不会往里面放中草药。

  ”杨修在边上,跟着那个杨智就反驳了起来道。

  “即使是这样,那也顶多是食物中毒,哪里构成了投毒?”杨智明显是着急了,跟着杨修就吼了起来。

  “呵呵,大强无缘无故往人家的菜里,加入了甘草,现在孙老师和那些学生,都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还构不成投毒?”杨修也是气啊,跟着杨智就争论了起来。

  本来杨修还好奇,到底是谁教会大强,往孙萌萌的菜里加入甘草,会使人中毒,现在看到杨智这个情况,除了他没有其他人,加上他跟刘大强的关系,杨修现在可以百分百肯定,是杨智告诉刘大强甘草能致人中毒。

  “好了好了,你们停一下。

  ”所长在边上打断了她们的话语。

  杨修懒得跟他们继续说下去,愤然离开了原地,看到了边上的周玉,跟着她就问了起来;“孙老师呢?她在哪?”“孙老师刚刚洗完胃,现在正在休息室休息呢。

  ”周玉看到杨修气呼呼的模样,有些好奇,跟着他就问了起来道;“修哥,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一个狗腿子。

  ”杨修说这话,然后,拿出了手机,但是发现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就跟周玉问道;“你手机呢?给我用一下,我报个警。

  ”周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杨修生气的模样,也不敢多问,就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递给了杨修。

  杨修拿着周玉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但是打了两三个,怎么也打不通仔细一看,发现那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周玉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着杨修解释道;“这是外地卡,我一直没有时间换。

  ”“算了,我还是找其他人借吧。

  ”杨修又打了几次,都没有打得通,只好将手机,还给了周玉,然后,径直的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孙萌萌看到杨修进来了,就要起身,杨修急忙走了过来,跟着她说道;“你别动,好好躺着。

  ”“谢谢你,杨医生,你又一次帮了我。

  ”孙萌萌跟着杨修道谢了起来。

  “你没事就好。

  ”杨修谦虚了一句,然后,跟着孙萌萌说起了,她中毒的原因,还将调查到的结果,跟孙萌萌说了起来。

  “你是打算报警吗?”孙萌萌明白了过来,跟着杨修问了起来道。

  “当然了,像这种阴险的人,就应该进劳.改所,劳.改个十年半载的。

  ”杨修在边上,愤愤不平了起来。

  “修哥,村长找你。

  ”周玉走了进来,喊着杨修。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过来,好好帮你缓解一下。

  ”杨修跟孙萌萌说了一句,起身走出了休息室,到了卫生所的门口,看到了村长正站在那里。

  “小杨,你没有报警吧?”村长看到杨修第一句话,就问了那么一句。

  “你来得很及时,我刚想报警,就被你叫出来了。

  ”“小杨,大强他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他的脾气,他就是心里气不过,你别报警了好吧,就当做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你看怎么样?”村长怕杨修不答应,急忙跟着他说道;“你不是想要进卫生所吗?我明天就让阿尚给你弄行医资格证,有了行医资格证,你就可以进卫生所,你别报警行不?”杨修了村长的为人,就是个出尔反尔的货,上一次说给孙萌萌看病,他就给杨修弄个行医资格证,但是一直迟迟都没有见他实事求是的去办,而且现在他的侄子大强,更是投毒给孙萌萌的,不管怎么说,都不能就这样算了。

  而且,杨修有些忌惮刘大强,听说他在外面认识有做很生意的人,现在杨修跟村长家,基本上闹翻了,所以现在对于杨修来说,刘大强就是一个祸害,现在只是想要陷害自己,到时候,不知道会用什么法子对付自己,所以绝对不能跟村长妥协。

  “你说的话,就跟你放的屁的一样,表须臾无,再说了,你侄子干那么缺德的事情,不给他长点教训,不知道下次会不买耗子药来毒人,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杨修一口就拒绝了起来,村长听到了杨修的话语,气的浑身抖擞。

  “杨修,我告诉你,你别不知好歹,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报警,我让你这辈子都进不了卫生所,我还会让你在这个村子混不下去。

  ”村长气急败坏的,跟着杨修就吼了起来。

  

  从外遇成本来看,找小姨子发生婚外情,实在是一件投资最低、风险最小的买卖:一来,小姨子是自家人,又毫无血缘关系。

  姐夫在与之朝夕相处时,有很多机会可以投其所好,拉近感情。

    一、小姨子年轻漂亮  一般在众人的概(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念里:妹妹都会比姐姐长得漂亮,大多数的童话故事里的妹妹,都是既美丽又善良的,而姐姐则比妹妹要逊色许多。

  再加上喜新厌旧是所有男人的通病(其实也算不上是一种病,而是人的一种十分正常的心理罢了),且人都有不断探索新领域的奇心,所以,男人们喜欢上年轻漂亮的小姨子们,也就变得习以为常了。

  男人为何喜爱小姨子  二、小姨子单纯好骗  当年李煜勾引娥皇的妹妹女英时,女英才十五岁。

  一个女人在豆蔻年华,少女怀春之际,她总会对男人抱有各种各样的幻想,年龄相差不大的姐夫们便成了这些少女们的梦中情人。

    由于自己的年少无知,小姨子们往往对自己身边这些有着亲戚关系的男性没有多少防范。

  而这些有着小姨子情结的男人们却早已是熟知女人心理的老手了,他们往往能够轻而易举地把这些少女诱骗到手。

  纵使被妻子和丈母娘知道了,最多也只是关起门来打一下狗,打开门再放出去,狗又变成了男人。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这种事真的不太处理,打到哪边都会让人产生一种刺骨的伤痛。

  男人为何喜爱小姨子  三、小姨子无血缘关系  现实生活中,大多数男人还是有最基本的良知的,动自己的母亲以及自己的亲女儿、亲姐妹的,毕竟只是少部分,那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但是,动毫无血缘关系的小姨子就不一样了,姐夫们往往占据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且下起手来快又狠。

  小姨子,半个妻,小姨子的屁股蛋蛋,有姐夫的一半,这些民间谚语,讲得并非没有一丝道理的。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d.aspx?621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d.aspx?777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d.aspx?84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d.aspx?349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d.aspx?203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d.aspx?790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d.aspx?455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d.aspx?1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