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小說 色情,新手必看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弄了雷哥的女人。

  “嗯……啊……哎哟,嗯,嗯嗯……”压抑中透着兴奋,低吟中有着激清,声音是从雷哥家的卧室里发出的,刚打开房门我就听出来了,这是雷哥的马子玲子的声音。

  玲子不过二十六七岁,绝对是风情熟女一枚,包在裙子里的身体丰腴迷人,匈鼓屁古翘,皮肤白嫩,一双桃花眼里秋波荡漾,五官精致的不亚于范冰冰。

  雷哥当着我们的面说过玲子是人肉榨汁机,每天晚上都会缠着他要,而且很会玩花样,对于我来说早就对她充满YY。

  雷哥此时不在家她却叫的这么浪荡,难道,她背着雷哥有奸夫?在卧室里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我越来越气愤,毕竟雷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我,钻进厨房拿了把尖刀在手里,直接冲了过去。

  卧室门是虚掩的,我一脚就给踹开了。

  “妈的,敢动雷哥的马子,找死!”我的声音还没落下,眼前的一幕让我瞬间热血贲张。

  光着白花花的身子半靠在床头上,她那双修长的美腿分开,右手拿着一个电动的仿真男人器具正在两腿之间进出。

  第一次看见这么香滟的场面,我的眼光情不自禁的落到她下面那神秘之地,随着那销魂的叫声,我不可遏制的竖立起来。

  借着酒劲,我浑身如同火烧,精虫在脑子里乱爬成一团,满脑子就想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

  谁知玲子这时居然盘住了我的身体,诱人的芳香就好像毒/品,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想要……给我……”说话的同时,她白花花的身子蛇一般的在我身上摸索着,麻利地已经把我的上衣给褪去了。

  我想,没有一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致命的诱惑。

  仅有的一丝理智被她妩媚而风骚的表情弄得彻底崩溃,大脑里一片空白,我直接脱掉裤子,把她扔在床上,脚下步子迈开,向着大床上那诱人的酮体扑了过去。

  床上的玲子好像疯了一样,忽然把我反压在床上,然后撅着身子就趴在了我的双腿间,抓着我的同时热乎乎的小嘴儿也贪婪的抢攻过去。

  很快,我完全陷入其中,快活的忘记了一切,当她坐在我身上抓着我的时候,我也随着她的叫声哼唧起来。

  ……我在她后面用最原始的姿势完成了这次合作。

  “张浩?你,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弄我?”完事儿之后玲子好像突然清醒了,她坐在我身边瞪着我,一张脸艳若红布。

  我懵了:“不是,嫂子你听我解释,我……我们几个喝酒呢,雷哥说笔记本忘拿了,今晚要用,给了我钥匙让我跑腿来拿……然后……你说你想要……”两目相对,我觉得我的心跳的厉害。

  “我?”玲子楞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更红:“你听着,今天这事儿千万不能让雷哥知道……”话还没说完,就听客厅里传来雷哥的声音:“真是一场好戏呀!张浩你狗曰的勾引大嫂,看我今天怎么废了你!”雷哥带着狐狸和大嘴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雷,雷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下意识解释。

  玲子一脸惊恐早已缩成一团,一句话也不敢说。

  “狗曰的张浩,一个月前要不是雷哥收留你,你特么现在不知道蹲哪儿抢屎吃呢!还特么自称考大学差三分的高中毕业生,我看你特么就是个见色忘义的白眼狼!”狐狸和雷哥的另一个心腹大嘴拉着我到客厅就是一顿暴打。

  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鬼迷心窍,是我的错,让他们打一顿也好,可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玲子居然为我求情。

  雷哥做的是鸡头营生,手下十几个姑娘在凤求凰会所做生意。

  平时,雷哥宠着玲子,因为玲子是妈咪,手下那些公关小姐在场子里得玲子带着。

  玲子话还没说完“啪”的一下,雷哥挥手抽在玲子脸上。

  狐狸那小子钻进卧室,然后又跑了出来,手里摇晃着一张金色的银行卡:“雷哥雷哥,你刚才不是说公司今天刚给你转账的那张银行卡不见了嘛?这不,我在嫂子的手提包里找到的,还有两张车票。

  ”车票是从深市到南市的,而我的老家就是南市。

  雷刚由此断定我和玲子要卷了他的钱私奔!但玲子说那张银行卡一直都是雷刚保管,她根本不知(姐弟乱欲)道它怎么会在她的包里。

  至于车票,她发誓从来都没见过。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会和我私奔?雷哥丢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问我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雷哥,我听你的”我吐着血沫说出几个字儿。

  “好!你小子还有点儿尿性!”雷哥拍着我的脸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你带她滚蛋得了,不过,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这事儿一定有误会,我没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说完,我头一晕,眼前一片金星闪烁,整个脸肿了。

  恍惚间,我听见玲子冲着雷哥吼:“雷刚,你刚才说什么?让浩子带我走?好呀,我总算明白了,你个王八蛋玩腻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欢,这是要借机踢了我……”雷哥冷笑盯着玲子:“你给老子戴了绿帽子,老子难道还要养着你?”他突然一转脸冲着我身后的狐狸和大嘴喊道:“你俩愣着做什么?快去把他给阉了!”我瞬间明白了,闹了半天我被雷刚这个王八蛋耍了。

  不过玲子的确是个好女人,现在了居然还在为我求情。

  雷刚狞笑:“还说不是女做夫银妇,这就护上了!没事儿,等阉完他,你们就可以滚蛋了!”我亲眼看见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绝望。

  狐狸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过来,眼看就要冲着我的命根子来的时候,那个傻女人居然护住了我。

  眼睛一红,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狸的脚面上,狐狸痛地倒在地上嚎叫着,不敢继续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体,手里的尖刀还滴着血,指着雷刚说道:“放我们走,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我听人说过,雷刚和玲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夫妻,但其实两人各取所需,场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红。

  他们这种人肯定贪生怕死,雷刚黑着脸吼了一声“滚”,大嘴让开路,我扶着玲子赶紧逃离了这里。

  走出大门,在街口有家诊所,我扶着玲子在诊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伤口。

  一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到了街口,玲子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

  “这钱你拿着,现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刚这人比较狡诈,我怕他找着你会对你不利!”我意识到玲子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脱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儿?”  我有种保护玲子的浴望,毕竟她是因为和我弄那事儿才被雷刚赶出来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窍,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这事儿太纠缠,说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发生的事儿其实你我心里清楚,我们没有……算了,不说这些了,唉……”她幽幽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会查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诉你,你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种冲动,想以后我来照顾她,但我终于没有说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灯下被越拉越长,消失在远处一片黑暗之中。

  没过几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实上,我觉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上了玲子,给雷刚戴了绿帽子,那他发点儿火也很正常。

  平静下来,我甚至都觉得我有些对不住雷刚。

  只是我时常也会想玲子是不是对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会一直护着我呢?那段时间我满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去仔细梳理整个事件,更不会想到这里面会暗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

  当然,这个秘密我是在几天后才知道。

  ……没有了固定的职业,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玲子给我的那三千块钱,我已经花的只剩下三百块了。

  我不想回家让我爹看不起,为了心中衣锦还乡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宝马会的夜总会里新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

  这几天工作平静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过在一天晚上,我因为多说了几句话,救了一个人,那个人请我喝了差不多两瓶白酒,还让一个小弟开了一辆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确实够牛逼,也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个狭窄弄堂里,车子开不进去,我在弄堂口下车趔趄着向里走,走到楼下突然发现三楼房间的灯居然是亮着的!我记得很清楚,傍晚离开的时候我灭了所有的灯。

  我突然紧张起来,酒也醒了一半,难道是雷刚的人找上门来了?我屏声静气慢慢上楼趴在门板上听了半天,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我松出一口气,以为自己出现了记忆错误,说不定灯是临走的时候忘了关。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惊呆了!躺在床上露着两条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着黑色的文匈和白色雷丝的内裤,正妩媚的看着我……玲子胸前鼓胀胀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丰满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丝内裤紧绷绷的呈现出一片诱惑的三角……我以为是酒精刺激了出现了幻觉,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来我这儿是……”这是我脑海中最大的疑问。

  “我是来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动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从今往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这是怎么说的?再说了,我今天刚惹了一点事儿,明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呢!”玲子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大眼睛一眨两滴泪水从她光滑的脸颊上滚落:“张浩,我说过,咱俩被冤的有些蹊跷,这件事我搞清楚了,这根本就是雷刚的一个阴谋!”“阴谋?”玲子早几年也是做公关的,小混混雷刚泡上了玲子,于是两人开始做鸡头这一行,玲子帮着他成就了现在的事业。

  雷刚手头花钱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账,实际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钱,她是攒着想实心实意以后和雷刚过日子用的。

  但雷刚一直没有真心喜欢过玲子,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免费的“炮友”,一个免费的妈咪。

  他一直想独占整个团队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开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个女人预备接替玲子的妈咪地位,更急着寻找机会踢开玲子。

  雷刚知道她晚上去场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习惯,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药。

  然后故意让我去他家取笔记本,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切!“至于那张银行卡和车票,那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只是让狐狸去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儿,出来就说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将手里的烟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脸的落寞,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这段时间,玲子联系了一个以前一起做公关的姐妹,让她设法接近狐狸,并且和狐狸上了床,终于套出了这些隐情。

  “现在倒好,整个圈子里都传遍了说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刚赶走的,竟然没有人肯收留我……呜呜!”

苏晴简直恨死自己这个体质了(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明明小伟都没有做什么,明明只是被他单纯的看了一眼而已,自己怎么就忍不住了,怎么就变得越来越糟糕了。

  电话那边的刘玉婷叮嘱道:“你可记住了,我儿子不能喝牛奶,大分子不耐受的,早上别给他喝。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家孩子金贵,我给他买的羊奶粉,这种东西好吸收。

  怎么样,我够可以的吧,是不是很仗义。

  绝对能把你们家儿子照顾的好好地,保证一根汗毛都不会掉!”说完苏晴又看了小伟一眼,发现这孩子的手居然在动,她顿时脸都红了。

  苏晴觉得自己真的很仗义,为了照顾闺蜜的孩子,差点把自己都豁出去……“就知道我的好姐妹靠得住,羊奶倒是能吸收,就是味道不怎么样。

  让我说,人奶最好了,要不然你给我们家娃挤点?”“要死啊你!”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苏晴,听了这句话之后,心中再次升起了波澜……苏晴知道刘玉婷是在开玩笑,当初她们两个上学在一个宿舍的时候,刘玉婷就经常开玩笑说苏晴的胸大,如果以后她没有奶水,就让孩子认苏晴做个奶妈。

  可苏晴怎么也想不到,好闺蜜居然这个时候说出了这种话,这个时间点也太敏感了吧。

  明明刚才心境都已经平复下来了,现在应为对方的这一句话,竟然再起波澜!刘玉婷的这句话,就好像是一根引线,而此刻小伟那灼热的目光更像是火星,眼看这两者结合到一起,就快要把她身体的炸药桶点燃了!苏晴深吸了一口气道:“你都是当妈的人了,孩子都这么大了,现在怎么还说这种话,害臊不害臊。

  ”“这有什么,反正是在电话里面说说,就你我知道,咱们两个还要讲究吗?再说了,我儿子这么帅,要是能看上你那可是你的服气,老牛吃嫩草呢,你不吃亏!”“呸呸呸,越说越不靠谱了。

  ”“哈哈哈,我说苏晴啊,你也都到了这个年纪了,还不打算结婚吗?在这么下去会没人要的,要不然你索性就再等两年,等我儿子长大了,到了合法的年龄了,你做我儿媳妇吧哇哈哈哈!”听着闺蜜在电话那头越发的放肆,苏晴一跺脚道:“刘玉婷,你再这么说我可就让你儿子去大街上睡觉呢。

  ”“别别别,咱们有话好说,一切都好商量,你看这怎么还急眼了呢。

  行了我知道你懒得和我说,那你拿着手机去我儿子房间,我和他视个频。

  ”刘玉婷是个急性子,这一点苏晴是知道的,可她还是低估了刘玉婷。

  话才刚说完,刘玉婷就挂断了电话,紧接着视频就打过来了。

  还在浴室里的两个人当时就傻了眼,卫生间距离卧室还有一段距离,而且就算能跑过去,小伟现在身上也没穿衣服啊。

  可是如果不赶快把电话接起来的话,刘玉婷那边肯定会怀疑的。

  苏晴知道自己的这个闺蜜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实际上人精明着呢!小伟这个时候也懵了,他一脸紧张的看着苏晴,用眼神确认自己要不要马上跑出去。

  苏晴深吸了一口气说:“你藏到我身后,用我的身子做遮挡物,尽量蹲下一点,我把镜头往上抬。

  等出了浴室,你找个机会先进房间。

  ”说完苏晴立刻就转身接通了视频,这个时候她的心跳速率也提升了上来。

  视屏当中立刻出现了刘玉婷的脸,而且还是一脸不悦道:“干啥啊,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起来,是不是藏了野男人了?”“去去去,我们家现在唯一的男人就是你儿子,你说呢。

  都说了我在洗澡呢,我接电话之前不应该先擦个手啊。

  ”说话间苏晴微微将摄像头往上抬,尽量让镜头扫到浴室的上半部。

  这时候苏晴自己都觉得很神奇,果然女人这种生物天生都是演员,自己刚才明明慌得要死,可真正面对镜头的那一瞬间,自己居然入戏了,心都平静下来了。

  刘玉婷此刻应该是在酒店当中,她在床上翻滚了一下,换了个姿势道:“行了行了,不想看你这张大脸,快点去我儿子的房间,我想看看我儿子了。

  ”“哎呦,你是不是控自己儿子啊。

  好家伙,这以后要是养出个妈宝来那还了得!”“养成什么样我都愿意,只要是我的种就行。

  ”“这么舍不得你儿子,你咋不整天把他拴在身上。

  ”苏晴东拉西扯,还从旁边拿了一根毛巾擦着头发,装作一副很自然的样子。

  她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但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这种感觉很紧张,也很刺激,更要命的是她能感觉的出来,此刻的小伟的确很听话,老老实实的藏在她的身后,而且还是把身子蹲下的。

  之所以没有回头就能确定这一切,是因为苏晴能清晰的感觉到,小伟呼吸时候喷出来的热气,全都喷到了她的身上,感觉特别明显。

  “你咋知道我心里面是怎么想的,我跟你说啊苏晴,有时候我就真想把我儿子拴在身边,随时随地能看到那才好呢。

  ”“哇,你这个人现在的思想已经这么变态了吗?”“去去去,你没有当妈妈,你自然不清楚母亲的那种感觉了,跟你说了也是白搭。

  ”

老王干了十几年的校医了,一直勤勤恳恳,工作认真,每一届的学生都很喜欢这个亲切的老叔叔。

  只是今年,老王却遇到了一个很心烦的事情。

  今年一个大一的女学生,叫靳小小,长得非常像老王过世的妻子,而且更为神奇的事,老王的妻子名字当中也有一个小字。

  这不仅让老王尘封多年的感情萌了芽。

  不知道为什么,多年没有夫妻生活的他,只要见到靳小小,就会想要,而且很久都不消停。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总是回梦到当年每晚和妻子云雨的场景。

  潜移默化之下,老王开始对靳小小有了不一样的念头,特别是现在到了夏天,靳小小经常会穿一件牛仔小短裙,这让老王更加把持不住。

  夜深了,躺在值班室的老王辗转难免,心里一直都惦记着那个刚上大一的女学生,靳小小。

  突然!咚咚咚……门外想起一阵敲门声,老王惊了一下:“谁呀?”“是我,王医生,麻烦你开下门。

  ”听到这声音,老王顿时面露喜色,这么晚了,靳小小怎么来了?“来了,来了。

  ”他赶紧起身,穿着个四角裤就去开门。

  “王医生,我肚子疼,您能不能帮我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吃坏了东西,从熄灯开始就一直疼,要不是疼的受不了,她也不会半夜来敲老王的门。

  只是她刚要进门,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老王的下方。

  这,这什么形状!靳小小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长这么大,她还没见过男人这样,可是就算如此,这看上去也太吓人了!可怕,太可怕了!作为一个经常在深夜被室友带着讨论男女之欢的雏儿,靳小小此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转身就走?可是肚子一阵一阵的疼。

  那就这么硬着头皮走进去?可是老王正堵在门口,她瞧着就害怕。

  老王将靳小小的反应看在眼里,老脸一红,口中却老成持重的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你会半夜来找我,我睡觉都这样的,这是我多年的习惯,你不用害羞,快进来吧,夜里凉,别加重病情。

  ”这样一说,靳小小立马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道歉:“对不起,王医生,是我想多了。

  ”说着,靳小小就侧着身子从准备从门缝中挤进来。

  老王的火气未消,一直都保持着状态,这时候陡然闻到靳小小身上的香味,他心中一荡,不由自主的往前一靠。

  啊……太舒服了,老王心中无比享受,多年没有的那股躁动如澎湃的洪水击打着他的理智。

  靳小小没想到自己竟然跟王医生来了个这么亲密的接触,一张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说吧,是感冒了,还是吃坏东西了?”老王抑制心里的那股冲动,转过头关心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吃坏东西了吧……”毕竟对方是个老医生了,这个身份打消了靳小小诸多不堪,老老实实的低头搭话。

  老王这时候关好门,抬头刚要说话,神情顿时一愣。

  只见幽幽的灯光下,靳小小高挑的身材在睡衣里若隐若现下,脖颈是如此的修长,上身瘦削的弧线到了臀的位置便极具诱人的凸显出来,这个臀怎么样也得打个八分吧?老王晃了晃眼,又看向靳小小的前面,心头更是一荡,俏丽挺拔,彰显出傲人的资本,特别是最上方。

  这才是年轻的身体啊!即使没有穿塑形衣,她的胸型还是如此的好看!“你先躺下吧,我来给你号脉。

  ”老王忍住心中的冲动,表情自然的说道,却不知他看到此刻诱人的靳小小,有了不一样的念头。

  靳小小有些好奇,号脉这个词听起来好遥远,难道王医生还是个中医?仿佛看出靳小小的犹豫,老王露出一副心痛的模样道:“唉,你们年轻人啊,生病了就知道打针吃药,全然不知中医才是医学界的瑰宝。

  ”“哦哦,我懂,西医有副作用是吧?”靳小小不敢反驳老王,况且这个道理她也懂,于是顺从的躺下。

  “那我给你看看。

  ”老王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开口说道。

  靳小小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俏脸红红的。

  虽然现在是看病,但她依然感到很害羞。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身体,老王只觉得燥热无比,他收敛心神开始给靳小小检查身体。

  “别怕,按我推断,你应该是吃了太多凉的,得了暂时性的宫寒。

  ”片刻后,老王开口道。

  “宫寒?”靳小小疑惑道:“那需要吃药吗?”“吃药有副作用,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吧?”老王尽量保持镇定说道。

  (少妇做爱小说)副作用不假,但他主动提出按摩却是带着私心,好不容易有了接触靳小小的机会,他心里起了邪念,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

  “那王医生,你帮我按按吧……”犹豫了一下,靳小小还是答应了下来。

  老王内心激动,看着靳小小躺在那娇俏可人,任君采撷的模样,他忍不住就起了反应。

  靳小小其实有些排斥被男人接触,不然也不会一直没谈恋爱了。

  可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王医生那一双大手揉了一会以后,她竟然真的觉得肚子好受多了,特别是那双大手上面传递来的温度,让她异常的享受。

  甚至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隐隐让她有种期盼的感觉。

  贪恋这种感觉的靳小小,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看着靳小小那一脸享受的样儿。

  老王内心还是有点小得意,说起这个手法,还是他专门从别人那里学来的,无论什么样的女人在他的绝技之下,都会舒服沉迷。

  “嗯――”耳边传来靳小小情不自禁的叫声,老王心中好一阵激动,他咽了口涂抹,手开始缓缓朝上面移动。

  杨潇很奇怪,感觉浑身麻麻的痒痒的,而眼前的老王不再是个油腻大叔,而是可以填满她内心渴望的那个人。

  老王的动作,她也察觉到了,但是她居然没有出声去阻止,反而内心有种期盼。

  靳小小的反应老王自然也看在眼里,这给了他一种鼓励,当下猛地握住了靳小小。

  “啊。

  ”靳小小的身体很快就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小嘴更是发出了一声难以控制的轻哼,这让老王更加激动,忍耐几乎到了极点。

  “嗯……”她不知道老王所说的按摩会按这里,她想要阻止,但内心的渴望却让她什么都没有做。

  真的好舒服!靳小小脸红到极点,也不知道是因为羞耻,还是情动。

  这诱人的俏模样,让老王内心更加兴奋和刺激,老王心中开始饥渴难耐。

  人越是躁动,体内气血愈加翻涌,靳小小身上的芳香更加浓郁,这让老王胆子更大了一些。

  他腾出一只大手往下,一边享受,一边试探靳小小的底线。

  很快,他便触碰到靳小小的小裤边缘,只差这最后一下,他便可以……“别,不要……”就在老王要动手之际,靳小小残存的理智让她一把握住老王作恶的大手,微微转过头来,眉目婉转,祈求的看着老王。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忍不住就要好好疼爱。

  看着靳小小渐渐恢复理智的眼神,老王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不过,看她这样,莫非是个雏儿?老王放下作恶的手,嘴角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浮过。

  这件事看来还是急不得。

  “好了,你的身体现在已经完全放松了,接下来给你进行最后的按摩。

  ”老王没打算就这样放过靳小小,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现在夜深人静,这里也没人,加上刚才靳小小的反应,这让他的胆子越来越大。

  “最后的按摩?”靳小小有些害怕了,难道刚才那个还不算吗?“刚才那只是让你全身放松下来,你体内的寒气还停留在你的小腹位置,只有将它们全都按压出来,你才能真正痊愈。

  ”老王猜到了靳小小的疑惑,解释的完美无缺。

  “好吧……”靳小小想要拒绝,但是刚才那种从没有过的感觉,却让她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

  “你去里屋吧,里面暖和暖和一点。

  ”拖着已经发软的双腿,靳小小颤颤巍巍的走向里面的病床,随后趴了上去,没有办法,既然还要继续按摩,那她只能选择这种逃避的方式。

  靳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老王看的心惊胆战,随后伸手拍了她一下。

  靳小小吓得立马坐了起来。

  她都快哭了:“王叔叔,又怎么了啊?”老王和蔼一笑,道:“傻孩子,我要按摩的小腹,你这样干嘛?”靳小小立马闹了个大红脸,仰躺着下来。

  看着越发听话的靳小小,老王心中窃喜万分,他激动的伸出手,低声道:“我来了!”“嗯!”靳小小紧紧闭着眼睛,浑身颤抖着。

  只是说来也是奇怪,当老王的手重新按在靳小小的小腹上,那股舒服的感觉又来了!“王叔叔,你稍微用点力,好吗?”靳小小羞涩的说道。

  老王一愣,眼珠子一转,立马就乘胜追击道:“小小,把你裙子撂上去,这样隔着一层布,效果可打了不少折扣。

  ”其实,靳小小这一款睡衣就是超博类型的,穿了简直就跟没穿一样,老王只是想多占点便宜罢了。

  “这样不好吧……”刚才被老王轻薄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深怕老王又趁机占自己便宜。

  “嗨,我比你爸爸都大,还能占你便宜不成,刚才我只是想让你彻底放松下来,所以才用了激进的手法,反正选择权在你,你要是还想继续忍受腹痛的折磨,你可以拒绝。

  ”老王说的义正言辞,一番话彻底打消了靳小小的顾虑。

  “对不起,王叔叔,我……我没按摩过,也不知道……那你撂吧。

  ”靳小小涉世未深,被老王的话语唬到了,忙不迭的答应了。

  “嗯……天也不晚了,我也要早点睡觉。

  ”老王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话刚说完,他就急不可耐的将靳小小的睡衣给搂起来。

  一双笔直的大长腿立刻显露出来,在往上看,老王的鼻血都要喷出来了,竟然是粉红色的HelloKitty小裤……“王叔叔,你怎么不动啊。

  ”靳小小此刻被掀上来的睡裙挡住了脸,也不知道老王在干嘛。

  这,这怎么有种尹志平非礼小龙女的感觉?老王心跳的扑通扑通的,一双手颤颤巍巍的朝着过去。

  “啊……”靳小小惊恐万分,不是按摩小腹吗?怎么又来了?“待会寒气可能会从这里出来,你最好能脱掉小裤。

  ”老王威严的声音响起,随后将手移到了小腹位置。

  那股温暖舒适的感觉,让靳小小的恐慌减轻了不少,只是她还有些犹豫,长这么大我还没让人看过那里呢,这样真的合适吗?老王也紧张的看着靳小小,自己这一次次的触碰她的底线,未免也太冒险了,万一她意识到自己只是在吃她的豆腐,那可怎么办?只是随后,靳小小的话让他精神大振。

  “王叔叔,我同意,不过,你可不可以在寒气快要出来的时候再脱我的……”靳小小越说越觉得羞涩。

  “行行行,我又不是怪蜀黍,可没有欺负你们女孩子的癖好。

  ”老王装逼装的很到位,一番话说的自己都快信了。

  “再说了,现在那么多妇产科医生都是男的,你以后生孩子什么的,难道都必须是女医生吗?这都不现实。

  ”靳小小微微点头,心中宽慰不少,这时候老王又是两只手一起按摩,一捏一松之下,身体渐渐有了感觉。

  眼看靳小小在自己的攻势之下,越来越情绪高涨,两条修长的大腿,时而并拢,时而放松,老王的呼吸也变的沉重许多。

  反正靳小小已经答应脱了,他的一双大手不时的朝着不可描述之地移动。

  “别,别……”靳小小实在是受不了,檀口微启,声如细蚊一般的求饶着,头部左右摇晃,眉头紧皱,仿佛正在经历某种难以忍受的‘折磨’。

  老王可不呆,他知道这是女娃动情了,于是他悄悄的靠近上前。

  他知道靳小小真的已经动情了,看来今晚这好事十有八九是成了!自己这是有多久没做那事了?想不到今晚有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给自己暖床,老王急不可耐的就弯下腰,急急忙忙的朝着靳小小的嘴唇吻去。

  你别说,隔着这层布,亲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尹志平小龙女的感觉。

  靳小小也是迷迷糊糊的开始反馈老王,要说这个靳小小是个雏儿,几番强攻之下,她彻底沉浸在这前所未有的快乐当中。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395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274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132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105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434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369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178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2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