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18av ch mm,新手必看

猛地一把,他将赵翠娇媚的身子拦腰抱坐在了身上。

  “小翠,帮帮我,王叔好难受,那里好难受……”粗重的喘息声响起在耳边,赵翠心中热浪滔天。

  不等她说话,老王的手掌已经在她前面肆意的游走……想到两人的身份,小翠想过要挣扎。

  但是老王嘴上功夫特别厉害,不仅让小翠身体直接软了,根本没有力气反抗,而且让她有一种强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适感,嘴里忍不住发出了声音……这种几年没有体验过的舒适和刺激,让赵翠全身失去了力气,彻底瘫在了老王怀里,嘴里不受控制般的“嗯”了一声。

  她真的无法再坚持了,那种难耐,她受够了……“那……你轻点,我好久没尝试过了……”老王太兴奋,太过瘾了,连说话的工夫他都不想浪费,朝着赵翠那里伸出了手……只见老王用力按着她的身体,然后一头扎了下来,开始肆无忌惮的侵略起来,由上而下……尤其老王嘴上功夫特别厉害,不仅让小翠身体直接软了,根本没有力气反抗,而且让她有一种强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适感,嘴里忍不住发出了声音……平时有需求的时候,都是忍着的,此时她特别想要……特别是想到她跟老王的年纪,居然让她有一种别样的刺激感,让她想要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只要她不说,那就没人知道了……体内强烈的需求让小翠忍不住开始找借口来接受眼前发生的事,只是还没等她完全说服自己。

  受不了了,老王大手一把就往赵翠的小裤裤上薅了过去。

  可是他的动作实在有些太过粗暴,竟然扯的赵翠好痛。

  “别,别,你扯着了,都拽下来了,啊!好痛!”旖旎的央求声出口,老王这才意识到自己抓着什么东西了,赶紧松开手。

  随着五指张开,还真有些黑东西缓缓飘落,都给拽断了……不过这种刺激,让老王更加的兴奋了!此时,老王已经撑开她的腿,调整方向往她身上压了下来……而这时候的赵翠,却因为那种撕扯痛楚,猛地回过神来。

  她不能这样做,真的不能,她不想活的没有尊严!就在老王准备最后的冲击她娇媚的身体,她猛地一下子挣扎出老王怀抱。

  慌乱的整理着裙子,赵翠红着脸乱糟糟的说着,“王叔,菜焦了。

  ”话完后,赵翠立刻羞红着脸蛋儿急匆匆的逃离了浴室,根本不给老王说话的机会。

  老王伸手去抓,没抓着。

  望着赵翠逃走的婀娜倩影,他心里郁闷极了,几乎要吐血。

  眼瞅着就要的手了,竟然被赵翠给逃掉,简直是……,艹!狠狠拍打着双腿,老王咬牙暗道:“赵翠,早晚有一天,我要弄的你死去活来……”心中发誓,但是出了浴室的老王却有点尴尬,还有丝愧疚。

  如果自己真吃了赵翠,那也不会如此尴尬。

  吃过晚饭,俩人在客厅里看电视,谁也不开口。

  关于洗澡的那件事,俩人也没有提起过。

  但不提及并不代表不存在,赵翠羞涩的不敢看老王,惟恐想起洗澡事的画面。

  然而老王却提起了澡堂里的那点事儿。

  “小翠,对不起啊,下午我有些激动了,可是你实在太漂亮了……”“这些年,我都没接触过女人,所以自制力有点差,希望你能理解我,以后我会补偿你的。

  ”老王说的特别诚挚,并且很郑重的端起一杯茶递给赵翠,向她赔礼道歉。

  这会儿的赵翠,脑子乱糟糟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扪心自问,她对老王下午的举动并不反感,反倒让心里萌动开来,春波荡漾。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整晚都在脑袋里酝酿着离开的念头,她怕自己真的跟老王发生关系。

  她心中告诫自己:你是来当保姆的,不是为了五千块钱出卖自己肉体的。

  可是酝酿了一整晚,赵翠离开的念头也没说出口。

  因为她需要钱,毕竟在老家的儿子还得吃饭还有老人要养。

  况且对于老王,说不上讨厌,尤其是想起小老王的狰狞样子,她甚至还有些渴望……最终,鬼使神差的,就把那杯道歉茶给接过手喝了。

  总之算是接受了老王的道歉,而且以后也会留下来继续工作。

  喝完茶后不多会儿,赵翠就说先睡觉了,回到了自己卧室。

  望着那婀娜离去的背影,老王刚才看到赵翠偷偷瞄了自己小老王,若有所思道,“还是惦记着自己的本钱啊!”一边低声嘀咕着,他边滚动着轮椅回到了卧室。

  回到房间,满脑子都是赵翠白花花妩媚身子,老王期待着打开了手机监控。

  这会儿赵翠回到了自己卧室,也该脱衣服睡觉了。

  纵然他今天没能尝到赵翠的滋味,可对着旖旎的身子自我释放下,胜过靠电影百倍。

  只是当实时监控画面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后,老王才发现赵翠根本没脱衣服。

  她依旧穿着那条花布裙子,半躺在床上,手里还拿着手机,不知在跟谁打电话。

  不过表情很温柔,充满了母爱的慈和,想来是在跟老家的儿子通话。

  老王耐住心思等,终于在十几分钟后,赵翠挂断了电话。

  可是她依旧不脱衣服,就在床上那么半躺着,时而还会下床溜达会儿,然后再回去。

  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赵翠像是在翻来覆去的考虑什么,就是不脱衣服睡觉。

  老王都急了,他还等着看赵翠诱人的身子,干那事解决一下呢!又过了五分钟,赵翠再次下床了。

  不过这次她没溜达,而是直接打开房门,往卫生间去了。

  老王当时就兴奋了,等的就是这个!赶紧调画面,当赵翠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中时,他激动的赶紧脱裤衩儿。

  那大腿深处的秘密地带,他可是最期待了!当赵翠婀娜的身影出现在卫生间里时,老王兴奋到难以自持,左手做好了准备……真操蛋的是,赵翠竟然拿裙子套住马桶,仅掀起屁帘,一只手在裙内脱起了小裤裤。

  什么都没看着,把老王给气的,差点没把手机摔了……今晚天气特别闷,天气预报说有雷雨。

  见赵翠已经开始解决问题,老王悻悻地提上了裤衩儿,今晚肯定见不到旖旎了。

  正失落的时候,突然,天地间暴起惊人的轰鸣声,仿佛炸裂了天际。

  那雷声就跟落在人头顶上似的,把老王给吓了一跳,裤衩儿都提歪了。

  正在这时候,卫生间里传来了斥满恐惧的尖叫声。

  老王发现这会儿赵翠竟双手捂住脑袋,闭着眼睛尖声大叫,身子瑟瑟发抖。

  好机会!老王瞬间滚动着轮椅就冲出卧室,往卫生间去了。

  卫生间门没关,老王直接坐着轮椅冲了进去。

  他都想好了,赵翠问他为什么闯进来,他就说最近有贼入户,担心赵翠的安危。

  可没成想,冲进卫生间的他都还没来得及解释,赵翠就猛地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他。

  老王本来是惦记着赵翠神秘花园,想找个机会来看看过眼瘾的。

  哪想到,赵翠竟然直接扑了上来,而且身前那浑圆挺翘的玉峰,正紧抵在他胸膛上。

  纵然隔着花布裙子,也让老王清晰感受到了她那儿的温热以及壮阔雄伟。

  赵翠吓的在怀中瑟瑟发抖,老王则被她身前的娇媚给扰的火气大盛。

  不自主的,他的小老王就有了强烈反应。

  赵翠身子比较靠前,恰好就撑在她小腹下方,可离下面更迷人的地方还有段距离。

  老王发现这点,想着一不做二不休,于是猛地一推轮椅。

  赵翠受力站不稳当,一下子就侧身跌坐向老王,而且位置特别巧,正是小老王那儿……在赵翠跌坐的一瞬间,老王只感觉小老王紧擦着两条温热的大腿中间,然后一下子就蹭了过去。

  与此同时,赵翠更是爆发出醉人的娇吟,不由自主的声音从腔子里挤压而出。

  感受到身下敏感处的滚烫,赵翠着急忙慌的站起身来,脸色红得像是熟透了的西红柿。

  真是羞死人了,既然主动扑入人家怀抱里,还差点坐吞进去……羞涩慌乱中,赵翠忙向老王解释,“王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从小就怕打雷,小时候亲眼见过村里有人雨天在大树下避雨被雷劈糊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原来是这样,难怪赵翠那么怕打雷。

  不过老王却在乎这个了,他现在被赵翠浑圆的翘臀蹭了那一下,好爽。

  他琢磨着,今晚得想个办法,跟赵翠发生些关系才行。

  正琢磨着,突然,又是一记更为响彻的惊雷炸起。

  声音震的让人头皮发麻,小区里的车子都被震的报警声大响。

  再看赵翠,她已经吓的紧捂耳朵瑟瑟发抖,就跟受惊的小兔子似的。

  看到这一幕,老王当时就有了主意。

  他一脸正经的说道:“小翠,要不,今晚你跟我睡一个屋吧,有我在你就不用害怕!”赵翠瞬间羞的不行,她害怕打雷不假,可也不能因此就跟老王睡一张床上去。

  不过没等她说什么的,老王就正气凛然的说道:“你别想多,你在床上睡,我在轮椅上睡。

  ”老王表现的这么正人君子,还自嘲说是个废人,这让赵翠有些不好意思。

  赵翠听到后,脸上露出一副娇羞的模样,原来不是睡同一张床……但她还是有些羞意,毕竟要跟刚相处一天的男人在同个房间里睡觉,她不太容易接受。

  可老王再三坚持,还说前段时间小区里有小偷趁雨夜入室盗窃,甚至差点杀死房主。

  赵翠害怕了,加上又有惊雷炸响,她这才慌乱的答应下来。

  老王心底暗暗高兴,只要人来屋里了,就不怕睡不到一张床上去。

  小翠来到老王房间,他果真坐在轮椅上,并执意要求赵翠上床睡觉。

  赵翠原本还推脱自己坐着睡,但坚持不过老王,没办法就上床了。

  在赵翠上床后,老王坐在轮椅上闭眼休息,可他的精神专注在床上的动静。

  他能听到赵翠窸窸窣窣翻来覆去的声音,起初他以为是害怕雷声,可渐渐又觉得不像。

  半个小时过去后,赵翠依旧没睡着,于是老王也睁开了眼睛。

  “小翠,睡不着吗?”赵翠低语了声。

  “恩。

  ”老王年长赵翠二十多岁,那里还看不出她的心思。

  眼珠子稍微一转,老王就明白了赵翠的心思。

  “我听家政说你还有个二岁儿子,你是不是想儿子了?如果想的话,你可以接过来。

  ”“不……不好吧。

  ”赵翠被一语猜透了心思,连忙摆手拒绝。

  包吃包住每月还拿走五千块钱,如果把儿子过来的话,自己到底是照顾老王,还是照顾自己儿子啊。

  但老王并不介意这个,他说,“带过来吧,你儿子二岁这个年纪正是需要母爱的时候,你要是缺钱的话,跟我说,反正钱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老王说的很真诚,这不是在套路赵翠,他是真这么想的。

  老婆儿子都没了,他留钱还有什么用,如果真能帮助赵翠母子的话,他不介意花些钱。

  赵翠从话里感受到了老王的真诚,所以她特别感激,她相信老王是好人。

  只是感激和相信并不能让她厚颜无耻的接受,所以她再次拒绝。

  可拒绝的话再多也抵不过老王近乎执拗的坚持,她最终只好感激的答应下来。

  “行了,早点睡吧,时间不早了,明天就把孩子接过来吧,有个小孩也热闹。

  ”老王闭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旖旎心思,脸上也洋溢起淡淡的温馨笑容。

  望着老王脸上的笑容,赵翠心里暖暖的,她感受到(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了来自一个外人的无私关爱。

  想想自己,竟然一而在,再而三的怀疑老王动机不纯,她心里特别愧疚。

  尤其对方还是个残疾人,自己竟然还腆着脸让他睡在轮椅上。

  想到这,赵翠心中一暖,说道:“王叔,要不……你到床来睡吧!”老王刚有点睡意,让这话顿时给刺激醒了,“你……不用以身相许的,我不是这样的人。

  ”赵翠顿时大羞,语气中充满了羞涩,“不是你想的那样睡觉呢,你误会了……”老王有些小失望,不过还是笑着装模作样的拒绝。

  这次赵翠挺坚持的,所以他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床。

  本就张单人床,两人即便一人一边,中间就没多少距离了。

  随着雷声的越来越密集,赵翠娇躯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老王转过身看了眼瑟瑟发抖的赵翠,他头脑一热,直接伸手从她后背把人给强行搂在了怀里。

  “小翠,别怕,有王叔在。

  ”被老王这一搂,赵翠倒是真不害怕了。

  可就这么被搂着,浑身有点不自在。

  她想要拒绝,可是雷声轰鸣,每一道雷炸起都让她不自禁的回忆起当初大树下被雷劈到焦糊的尸体。

  想起来那个死人她就害怕,因此根本不舍不得离开老王那火热的怀抱。

  渐渐的,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心里不害怕,老王也没有过分的行为。

  她琢磨着,老王应该就是单纯的一种保护她。

  可随后,她又想挣脱老王的怀抱了。

  因为她感受到背后抱着自己的老王,又暴躁了。

  而且那狰狞的小老王,竟然刚好从她身后顶到了神秘花园处。

  

  因为小时候患上幽闭恐怖症,长大后我很少乘坐电梯。

  即使上班也一样。

  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生活和电梯会有交集,更没想电梯会影响我的情感。

  可我和男友确实是在电梯相识的,所以现在只要一提起电梯,我的心就会有甜蜜在泛滥。

    那是刚到新单位的第三个月,公司因为出了些状况,需要加班,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腿也累得抬不起来。

  所以看到了有人在里面的电梯时,也就大了胆子冲过去挡住了快要关上的电梯门。

  真的是很丢人,套装裙子的下摆都翻了上来,但在看清了对面男人的脸时,好心情立马就回来了。

  是他耶,对面房子里看起来蛮正经又养眼的家伙。

  早就听说过,这男人可是真正的钻石王老五,多金又多才,而且至今未婚。

  还有个很阳光的名字,叫徐涛。

  正想着上天怎么如此眷顾我,这种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都赐给我了,高兴得简直要跳起脚来。

  结果报应就来了。

    我一直知道有乐极生悲这句话,只是没料到惩罚来得这么快。

  巨大的响声和晃动之后,电梯停了下来,而且灯也黑掉了。

  我发誓,我当时再没有什么欣赏帅哥的闲情逸致了,甚至连电梯卡在几楼都没顾得上看,整个人就彻底堆了下去。

  我仿佛被送回到了幼年呆过的地下室。

  那些我看到的,没看到的,统统都成为了恐惧的源头。

  流动的空气,也变成了怪物不断靠近我时带起来的气(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流。

  和当初一样,我能做的只是尖叫。

  机械的尖叫,伴随着不断地拍打电梯门,求别人放我出去。

  患上幽闭恐怖症的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幸福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靠过来的。

  只知道他讲笑话,唱歌,不断发出各种声音企图让我知道他在。

  他甚至按亮了没有信号的手机屏,带点冒险建议地说,要不我solo段舞步,昨儿新学的。

  可是我更怕,我怕得要死,微弱的光更能激发人关于恐怖的想象。

  我说不出一句话,神经紧绷得像提琴上没有调好的弦,随时会断。

  有黑影覆上来,有怪兽扑上来,像巨蟒,紧紧地缠住我,而且越来越紧,它堵住我的嘴,我无法呼吸。

    他的嘴有青草凉糖的味道,很好闻。

  过了一会我才又想起这是在电梯的小角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

  想起了刚刚站在我身边现在紧紧搂住我的男人。

  唇上有温热湿滑的感觉。

  他的唇贴在我的上面,热烈而令人微醺;舌像蛇一样游走,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因为现在的我已经无法再去考虑这是否还是在狭小黑暗的电梯里了。

  大概是脚上的高跟鞋弄疼了他,他把搂着我的手放了下来,轻轻说,宝贝,你可真有劲儿。

  那天电梯开了之后,他是抱着我回家的,因为他的裤子沾上了我的处女之血。

  可是后来他告诉我,更重要的是因为他想马上把我抱回家,和我再缠绵一次。

  患上幽闭恐怖症的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幸福  现在的徐涛,已经成为我的老公。

  我没告诉过他我有幽闭恐怖症,因为我不想让他以为自己当时只是趁虚而入了,还因为我当时的确也很喜欢他。

  只是现在每次穿上性感衣物,他都会故作无奈地说,你又引诱我。

  眼神狡黠的,好像夜空里明亮的星星,让我忍不住更想好好的爱他。

  我很感恩,我生命里的这一段电梯之缘。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274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621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283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260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605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704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113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7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