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ornstar anal,新手必看

“嫂子,我检查过了。

  你的脏器都很好,肝脏,肾脏,包括卵巢都没什么问题。

  下面我…..我就得检查….检查你的外。

  。

  。

  外生殖器了。

  ”赵本严的话打断了少妇旖旎心思。

  “那….那接着检查吧。

  ”刘鑫月羞得用比蚊子声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答道。

  “那好,我就脱….脱嫂子你的裤….裤子啦?”赵本严激动地有些口吃。

  在看到少妇含羞地点了点头后,小兽医伸出自己有些哆嗦的双手,轻轻解开美女牛仔短裤上的皮带和纽扣后,又拉住短裤中间的拉锁。

  “哗”的一声,从中拉开,露出里面一条白色的纯棉短裤,赵本严抓住牛仔裤头两侧用力一拉,鑫月也配合地从床上翘起屁股,淡蓝色的牛仔短裤顺利从少妇的双腿间被剥离,一双白花花的修长美腿中间就剩下一件小小白色内裤。

  尽管还隔着内裤,刘鑫月的笔直的小腿,丰盈白嫩的大腿,还有那圆滚滚的翘臀都尽收小兽医的眼底。

  “难道这眼前的美女也对我动了情?”想到此处,赵本严不由得食指大动,伸手抓住内裤的边缘,就想作势一拉!“咚咚…..”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惊醒了卧室中这对意乱情迷的年轻男女,刘鑫月赶紧坐起来穿上被脱掉的短裤,又整理了一下衣装,才和赵本严慌慌张张地回到客厅问了句:“谁啊?”“是我啊,嫂子!”门外是一个娇媚的女孩声,这声音赵本严也很熟悉。

  这声音是孟晓华,村子里和他一起长大的女孩子,打小就在一起玩,不过因为赵本严初中毕业就辍学了,而小华则顺利上了高中并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她和鑫月的丈夫孟广发是叔伯兄妹关系。

  “呦!是晓华妹子啊,你这是放暑假啦?”鑫月打开房门亲切地和门外的孟晓华打着招呼。

  “是啊嫂子,我这才回家,就来看你来了,半年没见我可想你了嫂子。

  咦?赵兽医,他怎么在这?”晓华拉着鑫月的胳膊亲热地走进客厅却发现坐在沙发上面色有点尴尬的赵本严。

  “哦,是这样!刚才嫂子请小赵大夫过来,给咱们家的叫驴看看病。

  看完了,我就请他到屋里喝杯水,这不正好你就来了吗!”鑫月赶忙给这个小姑子解释道。

  “是吗?”孟晓华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对面的赵本严。

  “当然是啦!要不你以为呢?”赵本严做贼心虚地说着。

  “哼!”孟晓华不置可否地从鼻子里发出哼地一声,就坐下来和嫂子继续唠起家常。

  “那个…鑫月嫂子,我也就不打扰了,明天我把药配齐了给你送过来!”眼见今天的艳遇被这个从小玩伴给弄泡汤了,赵本严意兴阑珊地起身告辞。

  回去的路上想着今天艳遇的赵本严高兴地哼着流行歌曲,并时不时摸一把刚才趁乱被他揣进兜里的黑色蕾丝胸罩。

  虽然在最后时刻被孟晓华那个臭丫头给搅局了,但是小兽医相信刘鑫月这个漂亮的小媳妇肯定还会来找他看病的,那到时候不就又可以…….“嘿嘿……”赵本严忽然觉得自己就好像电影里面那些面对手无寸铁花姑娘发出狞笑的坏蛋。

  “赵本严!你给我站住!”忽然之间,一个脆生生的甜美声音从他的后面响起!小兽医转过头,发现刚才搅他好事的孟晓华正一脸怒气地骑着自行车向他冲来!“干什么,干什么?你疯啦?”赵本严连忙闪身让过。

  “吱!”一声自行车的车闸响,孟晓华熟练地把车停住,穿着白纱连衣短裙的一条修长白腿支在地上,晃得小兽医有点睁不开眼。

  “说!刚才去我嫂子家干什么去了?”孟晓华不客气地盘问道。

  “什…..什么干什么去了?你嫂子不说了吗,她家叫驴有毛病,配不出种来,叫我去看看!你还冲我大呼小叫的,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小兽医眼睛不眨地编着瞎话。

  “哼!是她家叫驴配不出种还是她家男人配不出种?你去她家是检查驴还是检查人去了?”孟晓华显然不满意赵本严的答案。

  “你个大学生,说话怎么这么没水平呢?什么检查男人配种的?你们大学就教你们这个啊?”小兽医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我嫂子他们家因为怀不上孕的事都吵了好几次了…..”说到这里孟晓华灵动的大眼睛向四周看了看接着说:“在外面说不方便,走!到你那个狗窝再说!”“切…..狗窝你还去。

  ”赵本严小声嘟哝着,不过他从小就怕了这个女汉子属性的玩伴,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跟在孟晓华后面向自己的兽医站走去。

  “哎呀,这可真脏!”兽医站里,孟晓华仔细擦拭着赵本严桌子对面的椅子半天后才坐了上去。

  “刚才我嫂子都和我说了,我哥和我大伯因为怀孕的事和她吵了几次了,所以她才有病乱投医找你去给她做身体检查,你小子还不承认呢!”孟晓华一双明亮眸子紧紧盯着眼前的赵本严。

  “那…..那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啥?”见事情败露,小兽医也只好老脸一红默认了此事。

  “我是要问你,我嫂子长得那么漂亮,你有没有在检查身体的时候趁机占她便宜?”孟晓华俏丽一红问出了此行的真实目的。

  “啥?啥便宜?你想太多了…..我给你嫂子检查的时候,就像给那些大骡子大马做检查时候一样的,哪有啥便宜可占啊?”“我不信,你那么坏那么色,怎么可能不想着占我鑫月嫂子的便宜!”孟晓华不依不饶地追问着。

  “你爱信不信,你要是真不信啊,那你也像你嫂子似的,脱了衣服叫我检查一次呗,你看我能不能想着占你便宜,我要是占你便宜了我就是狗!咋样?”赵本严眼珠一转,想用激将法把这个难缠的小丫头赶紧打发走。

  “你…….检查就检查!当心一辈子被我叫狗!”孟晓华霍然站起,被气得小脸通红,鼓鼓囊囊的胸脯一起一伏地剧烈喘息着。

  “你可别后悔哦!让我检查,就不怕当心羊入虎口哦?”小兽医模仿着电视里的坏人淫笑着说。

  “走!进里屋检查,到时候指不定谁是虎谁是羊呢?”孟晓华的回答让赵本严身上有点发麻,天知道这丫头一年里都在大学里学了些啥?赵本严这个小兽医站就是他住的这两间小土房,外面看病,里间是他自己的休息的房间,当然如同所有单身光棍的卧室一样,又脏又乱。

  “嗞嗞嗞,说你这是狗窝还不爱听呢!瞧这地方乱的,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这么懒将来怎么找媳妇…….”孟晓华一边絮絮叨叨地抱怨着,一边用手把小兽医炕上随处乱放的衣服被褥扔到一边,整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

  “说吧,要怎么检查?本大小姐听你的!”一袭白裙的孟晓华俏生生在炕边一站问道。

  其实这个丫头厉害是厉害了点,但还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毛嘟嘟的大眼睛,尖尖的瓜子脸,纤细的小腰和修长的双腿,虽然没有她嫂子鑫月那股成熟女人的妩媚,但却多了一份少女的清纯。

  赵本严记得当年情窦初开时候,趁着一起玩藏猫猫的时候偷偷摸了一把孟晓华的屁股,结果虽然是被这小丫头举着砖头追他跑了操场两圈,但事后还是把他兴奋地半宿没睡好觉。

  一转眼几年过去了,当初的小丫头也出落成眼前的大姑娘了,一想到要给她检查身体小兽医躁动的心又不由得有些乱跳。

  “咋了?看傻啦?怎么检查你倒是说话啊!”看着眼前赵本严一副痴迷的傻样,孟晓华不满的喊道。

  “哦…..你先躺下吧,平躺好!”被骂的有些清醒地小兽医不由心中暗叹:长得再好也是个女汉子啊!“哼!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来?”孟晓华踢掉脚上白帆布鞋,平躺在炕上,短裙下露出一双穿着白色丝袜的小脚,顿时引起赵本严的注意。

  “嗯嗯嗯…..我们先从你的脚上开始检查。

  ”小兽医鬼使神差地居然捧起孟晓华的一双玉足仔细端详了起来。

  “哎!我又没有脚气,脚有什么好检查的?”孟晓华喊道。

  “你是大夫还是我大夫?怎么检查要听我的!”赵本严这次居然回答的很硬气。

  “大夫?你就是没证的兽医而已!嘶….”孟晓华本想继续骂赵本严的,但是脚底传来的一阵阵麻麻酥酥的奇妙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吸了冷气,就闭口不言了。

  这时小兽医的一双大手已经开始(少妇做爱小说)在孟晓华的小脚上力度适中揉捏了起来。

  虽然隔着丝袜但女孩两只软软的小脚那种徐若无骨的滑腻触感让赵本严的指间感到无比的舒服,心中还在暗暗想着,若是能把这一双小脚夹在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上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不过赵本严按脚也不是一味地占便宜吃豆腐,他爷爷留给他那本没有名字的医书里确实传授了许多按摩身体的手法,只是他还很少有机会在人身上尝试而已。

  “嘶…..痛,痛啊轻点……”平躺在炕上的孟晓华突然轻声叫道。

  “痛?我刚才按的是你的太冲穴,你是不是经常有痛经的毛病啊?”小兽医诧异地问道。

  “你…….有时候是这毛病,咋啦?你还能靠按脚把它按好啊?”尽管是女汉子性格,不过这种私密处的疾病还是让孟晓华有点不好意思。

  “嗯……我现在也说不准,因为我没给人治过这种病,不过老母猪倒是治好过好几头!”小兽医倒是实话实说。

  “你……你才老母猪呢!”孟晓华气得骂道,不过脚上的麻痛感让她觉得确实很舒服,实在不愿意把脚从赵本严的魔爪里抽回来,只能仍由他处置。

  足足按了十几分钟,小兽医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的玉足,两只狼爪攀上了孟晓华双腿。

  “嘶……嗯嗯……”感觉到小色狼已经把战线转移,孟晓华并没有多说话,只是清了清嗓子提醒他别想胡来。

  一开始纤细修长的小腿肌肤是那么紧绷,不过在赵本严十指如同在演奏钢琴般抚弄和按摩下,很快便松弛下来。

  孟晓华从来没有被哪一个异性如此温存地抚摸和挑逗过,少女那颗充满戒备的心也渐渐开始软化。

  “嗯哦嗯饿…….”在小兽医熟练地按摩手法下,孟晓华居然舒服地发出了重重的鼻音。

  “这小妞子,不会跟她嫂子一样也是被我按得想男人了吧?”

  恋爱时也有过浪漫桥段  小汤和丈夫是大学同学,同龄同班。

  他们出生的时候,正赶上国家实行计划生育,因此,两个人都是家里惟一的孩子。

    爱情发生在大学二年级,因为一次专业实践课,他们两个被编成了一个小组,实践课很快结束了,他们的爱情却开始了。

  接触多了,自然就有了好感。

  内心深处,小汤有遗憾,还没等丈夫主动追求,她就缴械投降了。

    恋爱的时候,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西湖,他们喜欢骑车绕着湖转。

  有一年,听人说,杭州会有流星雨,于是,两个人摸着黑,上了宝石山。

  天很冷,就在两个人冻得直打哆嗦的时候,男友忽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鸡蛋,递给了小汤。

  鸡蛋带着他的体温,还有余热:他说,早料到我会挨不住,所以预先煮好了鸡蛋,怕凉了,一直揣在身上。

  这是他做过的最浪漫的事。

  口述:孩子出生后老公才说不想要  这事发生在他们恋爱的第一年,至于后来,小汤叹气:没什么了,简单又平淡。

  在别人眼里,他对小汤百依百顺,温柔体贴,是个不折不扣的好男友,将来也会是个好丈夫,但小汤其实挺迷惘,白天他们一块上课,晚上一块泡图书馆,到了周末,就各自回家改善生活。

  这样的状态,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当然,他们谈过未来:他的理想是找份稳定的工作,然后就成家,过小日子。

  小汤却不那么想,她想出国,继续念书,或者去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拼搏,闯一番事业。

  男友听了,没吭声。

    他们毕业了。

  小汤最终没有出国,也没去成北京、上海,那时,他们的事已被两家父母知晓了,两家大人的意思,在杭州找个安稳工作,等一切稳定了,就结婚。

    未婚先孕只好匆匆结婚  虽说早就有了结婚的打算,可来得还是很突然。

  后来,小汤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可把两个人吓坏了。

  他几乎沉默了一周,不给我打电话,也不给我发短信。

  小汤先按捺不住了,找到男友摊了牌:孩子一定要生下来,所以,我们尽快结婚。

  口述:孩子出生后老公才说不想要  说孩子不是他想要的  小汤给我看了她和女儿的合照,孩子长得像她,胖嘟嘟的,特别可爱。

  小汤没有一家三口的合影,丈夫从没和她一起带孩子出去过。

    孩子满月后,小汤就回了自己家,丈夫又没了笑脸,他给自己买了台电脑,回家后的消遣就是上网。

  小汤觉得纳闷,做了父亲的人,怎么能这样,回家了,也不抱抱孩子,逗孩子玩。

    我们吵过一次,他说出了心里话,孩子是我想要的,他压根就没做好为人父母的准备。

  他原本想劝我不要孩子,过几年再结婚,但看我那时的反应,他怕我想不开,所以没敢说,但现在,他后悔了。

    生活的种种,让小汤觉得越来越了解丈夫,也让她越来越感到恐惧。

  他不是能承担责任的男人,以前靠父母,现在就想靠我,生活不能自理,根本不要说抚养孩子了。

  口述:孩子出生后老公才说不想要  公公婆婆又是让小汤烦心的另外一件事。

  女儿出世后,婆婆挺欢喜,她做奶奶了。

  公公却不怎么高兴,他直截了当地告诉小汤,他们不能帮小汤带孩子,他们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孩子又哭又闹,会耽误休息。

  小汤无可奈何,带孩子总要自觉自愿才行。

  不过,至此,公婆家就去得少了,两个老人也不在乎,丈夫就更无所谓了。

    没想到,婆婆忽然来找小汤,一见面,就哭得稀里哗啦,原来,公公在外有了女人,60岁的人,搞起了黄昏恋。

  那天,婆婆说了很多他们的往事:生孩子公公不在身边,打了一夜的牌;孩子养到20多岁,公公没给儿子洗过一次衣服,喂过一口饭。

  最后,婆婆恨恨地丢下一句话:他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小汤说,这句话,让她胆战心惊,她忽然想到,丈夫就是公公的翻版,他也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外面的天渐渐暗了下来,一看表,5点了,小汤立刻跳了起来,她要赶回家做饭、打扫,这些事,丈夫从来不会碰。

  小汤说,生活很琐碎,日子很平淡,我也不知道,结婚究竟为了什么?口述:孩子出生后老公才说不想要  其实,小汤只有28岁,可看她的人,听她说话,你会觉得,她的内心,衰老得很快。

    两家父母倒没怎么责难孩子,毕竟,结婚是迟早的事。

  不过,因为实在太仓促,大家全没准备。

  小汤说,从准备结婚到真正举行仪式,前后不到一个月,她带着身孕,东奔西走,订酒席、买喜糖,有些程序能免就免,喜帖肯定来不及发了,改口头通知。

  婚纱照也拍不了了,两个人商量,等孩子出世,小汤恢复身材后,再补拍。

    就这样,没有新房,没有蜜月,两个人结婚了。

  小汤告诉我,结婚前一晚,她偷偷哭了,而在此时此刻,她又掉眼泪了。

    婚后,两家父母拿出了所有积蓄,帮他们买了房,但房子一时拿不到手,两个人不得不租了个小套,加上胎位不正,小汤辞职了。

  房租、按揭、生活费,经济上的压力一下变得沉重。

  他经常很晚回家,留我一个人,问他,他说加班,要多赚点钱。

  原本就内向的丈夫,更少开口了。

  口述:孩子出生后老公才说不想要  小汤偶尔来了兴致,还想拉丈夫出去吃个饭,逛逛街,没想到,丈夫全拒绝了:他的理由始终是省钱。

  可钱始终不够用,有几个月的房租,还是(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小汤父母帮忙垫付的,小汤觉得,对不住父母,她快做母亲了,她能体会到为人父母的艰辛了。

    其实,他的日子也不好过,每个月赚的是死工资,人也不灵活,不会赚外快,想投资,根本没本钱。

  临产前一个月,小汤搬回了父母家,丈夫只在周末来看她,那段日子,倒是有了几分笑脸。

  小汤无奈地说,他觉得解放了,心里很轻松。

    小汤打心底感到悲哀,为自己,为丈夫,也为还没出世的女儿。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1374.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572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644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427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603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496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145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xyz/twe.aspx?7084.html